妄 想 國 民。

【Eddie/Ezra】The Days*1

[ ! ] 半現實向校園AU,學長!Eddie/學弟!Ezra。年操,設定大略請參考這裡




倫敦少見的風光明媚,Ezra在今天入宿。


中學畢業後說服父母要離開美國讀高中時確實花了不少時間。他從小時候開始在家中便是想法最特別的那個,突來一個說是誇張也不為過的願望自然不被採納。直到第一次感受到對於十五歲來說已經過於成熟的思想解釋出他為何非要出國讀書時,家中才鬆口尊重他的意願讓他去報考。


是時候該成長,他本就從來不願在長大後繼續待在家人身邊。他想要趁年輕還能放開自己去做事時看更多,利用收穫去實踐他長久以來懷抱著的音樂夢——英國是最好的地方,他最愛的搖滾樂發源地。一邊念書一邊接觸自己喜歡的事物不是再高興不過的事情了嗎?這是他希望成長的要求中任性的那部分、無法對任何人妥協的那部分,就是音樂得和自己一同活著這件事。


收到入學通知與成績單後Ezra在出發前的每天都興奮的在打鼓,一種熱情與激動無處宣洩,只好沉浸在喜好中讓時間過得特別快,好讓日子直達他要登上飛機的那天。

踏在土地上時是那麼寬闊,起飛時擴大視野卻漸漸變小的紐澤西,他看見那片城市景色漸漸被雲層蓋去,才真正有離開家了的感覺,是有那麼一點感傷。


下了飛機後不熟悉的景色才著實讓Ezra感覺到自己真的身處在了異國。說著一樣的語言但口音讓自己連叫計程車的說話都顯得格格不入。他大大小小的行李們被司機體貼的放在後車廂,而他在前座滿心期待的前往他的新學校。寄宿中學一直是他最佳的選擇,雖然不是超級名校但在首都圈內也是有一定水準的學校之一,起初家人根本不認為他能考上,這成功挑釁了Ezra,他證明了自己一直很聰明只是懶得拿出實力。


到校門前停下,他拿著他那些令他難以行走的厚重行李,先到宿舍辦公室做好那些繁複手續,在舍監帶領下來到自己房間。新室友貌似還沒有來報到,還是空蕩蕩的狀態。Ezra簡單的向舍監道謝後開始著手整理起自己的行李。


窗外正好可以看見操場和校舍。他樂觀的已經可以預見,未來他會在這裡盡情奔馳、遇上很多美好的事讓他滿載而歸。他心情好的甚至開始一邊拿出衣服往衣架裡放、一邊隨意唱起一首他喜歡的歌來。一句老實話,他的歌喉並不動聽,但卻有很多感情蘊含在其中,一邊打鼓一邊唱歌是常有的事情,但或許就是因為他自我的認為自己唱歌還不錯想兼任,所以到現在還沒有成功組成樂團過吧。


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打斷他。


心想是不是自己越唱越大聲所以被聽到來抗議了,趕快故作鎮定前去應門並想著等一下該怎麼回應才好,Ezra打開門來,「呃嗨!」連忙隨口打了個非常緊張的招呼,等到靜下來一看才看清楚來人。


他比自己高大約一顆頭,一頭清爽的薑黃短髮。他把瀏海往上吹起可以看到他圓潤好看的額頭。綠色的圓眼睛。他的鵝蛋臉有雀斑滿布,卻絲毫沒有給人一種瑕疵感而是給了他更多樸實的點綴,看起來十分讓人好親近。他穿著天藍色的短袖襯衫,不禁給人一種休閒中帶點禮貌的感覺,但下半身卻是超級隨興的短褲和拖鞋,在宿舍不怕被看所以可以這麼混搭嗎?!Ezra不禁在內心吐槽。


「是你在唱歌嗎?」來人依舊保持和善的態度與笑容,卻反而讓Ezra更尷尬了。他只是想趕快結束追問的點頭說是並道歉,說自己不應該唱得這麼開心干擾了別人,但第一次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開始新生活實在太興奮了。「哈哈、我剛入學的時候也是這樣呢,很期待對吧?」他悠哉的靠著門板給予十足的理解,也是希望帶給Ezra一些放鬆。「啊、Edward Redmayne。叫我Eddie就好了。」想起自己忘記自我介紹就這麼擅自聊起似乎有所失禮,Eddie主動伸出手來表示善意,「如果有哪裡不明白的都可以問我,我是這裡的宿舍長。」


忍不住又一次暗罵自己,Ezra在Eddie的溫和下原先放鬆許多的精神又繃緊了起來,並在聽見他的職責時又開始後悔幹嘛唱什麼歌呢,入宿第一天就遇上高年級還是宿舍長,上帝,希望他不要覺得我是個難搞的人而開始盯我……被認為是怪人就算了,反正已經從小被認為到大。「嗨Eddie,我是Ezra,Ezra Miller。」硬著頭皮跟著介紹自己,Ezra回握住他的手。看起來是沒有做過粗活的纖長手指,握起來卻很厚實。


招呼結束後他們得以繼續進行話題,Eddie查覺到那並非英國的口音,「你是美國人?怎麼想來英國念書?」

「想早點獨立,因為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去做。」這麼說似乎太沉重了,Ezra立刻對他一個擠眉弄眼,眨下右眼半開玩笑的,「好吧,其實只是我不想被管啦!」


Eddie被逗笑,但他知道前者的答案才是正確的,他並沒有看漏Ezra說話時那份堅定。「總之歡迎你來。」他回以一個溫柔的淺笑,接著走回走廊上準備離開,「要唱歌可以,不過小聲點喔。」


Ezra對這調侃無法招架的只能傻笑,他跟著走到自己房門前準備送走宿舍長,「對不起、真的真的!」

Eddie只是又笑開一次,朝著他的學弟一個點頭後離開。Ezra目送直到那高挑的身影終於從自己視線中不見才終於鬆一口氣,他回想自己剛才到底有多糗,也回想那個英國男孩——雖然談吐得體卻流露出隨興、樸實大男孩的外表,卻又好像只是禮貌上的維持。直覺讓Ezra覺得Eddie更像來自優渥環境但想盡力和大家站在同一線上的少爺。搖搖頭笑了笑要自己別再想,那也不干自己的事。關起房門打算繼續整理行李。


等他要關上門的那瞬,縫隙被一個黑色塑膠琴盒趁機卡住,令Ezra嚇了一跳,「啥鬼?!」


「等一下!拜託!」外頭疑似是琴盒主人的聲音氣喘吁吁的請求,「讓我進去好嗎!」

該不會這人是室友吧?「噢、噢……」再一次打開房門,映入眼簾的人戴著文質大黑框眼鏡卻反而更顯出他好看的淺色眼睛,以及一頭像是剛結束一段風塵僕僕旅途的亂髮,看來他費了不少功夫來到這裡。Ezra讓開了道路給他,也幫他拿了些行李入內。看著他第一優先把琴盒平放到地上,感覺這人大概也跟他一樣喜歡音樂。「啊,我是Josh Aubin。Josh就可以了。」他差點忘記要先做好所謂初次見面的照面,Josh先簡單的和Ezra握手後就開始整理行李。


「Ezra Miller。」Ezra感覺這人身上的氛圍和自己有點類似,主動開啟話題,「你在玩音樂?」看向Josh的琴盒,Ezra毫不掩飾對他的興趣,興味盎然。成功引來Josh的注意,但他先是不以為然,認為大概只是一直以來那種聽到自己的興趣後覺得那值得稱讚的普通人。只是隨意的點點頭說是,就繼續手邊的事情。反之Ezra被點燃了熱情,他積極的回應,「我有在打鼓!但鼓座太大也很難在宿舍練習,所以沒辦法帶來。」


Josh第二次被引起注意,他這次完全停下了手邊的工作,眼鏡裡的雙眼直望著他的美國室友,也終於笑了。「真的?」

「當然!鋼琴也有學一點。」得到善意的回應,Ezra來到Josh的床上坐下,「說不定我們有機會可以一起玩。」


「……」積極的邀約令Josh反而欲言又止。他看了Ezra良久,直到對方有些等不住,捉不清自己到底在遲疑什麼,他才開口,「其實、我有樂團而且正在找鼓手。要來嗎,Ezra?」






----------

離第0集剛好過了一個月,是否暗示我要月更(喂)

OOC還是我的!

關於室友煩惱了很久,也想過要不要直接創個角色,

不過突然想到自己好像沒有太詳細去設定sons的小夥伴們在這篇的定位,於是就XD

總之請把他當作一個充滿青春的歡樂劇看待吧!

20170515

评论
热度(4)
雨,來自灣家的冷逆自耕農,龜速且隨心所欲的碼字,可拆不逆不吃無差。tag:叉男CE/MCU盾受鐵攻/FB保育組GGPG。RPS同上與相關拉郎。最近不小心被本尼網羅。
© 妄 想 國 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