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來自灣家/佛系段子小能手/可拆不逆。
tag:叉男CE/MCU盾受鐵攻/FB保育組GGPG/神夏福受/RPS同上與角色拉郎。
小皮球沼底絕讚生存中。

© 妄 想 國 民。 | Powered by LOFTER

【Eddie/Ezra】一把刀,一盞燈

把最近寫在噗浪上的Eddie/Ezra小短篇匯集起來!

噗浪上終於有這對的稱呼,杯子蛋糕呢,可愛不!各位快來喜歡!(別安利

內容如題,一把刀和一盞燈,OOC都是我的。

一樣那句話,RPS別太認真囉!可以接受的太太請往下吧(純真臉)




01.一把刀            [ ! ] 現實時空,請謹慎觀看

那是英國人友善的邀約,在鮮少的共同鏡頭結束的午後。Eddie知道一間開在巷內的隱密小咖啡廳,感覺像內行人才找的到的地方。Ezra對咖啡不是很了解也不是很要求,通常是能喝就行的程度,但他知道他必須把握這段得來不易的時間。

自己只是隨口點了杯拿鐵和小麵包,對方卻連咖啡豆都詳細的向服務生詢問,Ezra在心裡想或許不是每個人都知道Eddie Redmayne講究咖啡,偷偷的竊喜自己知道了對方的小秘密。雖然隨後本人就直接向他表明了只是一點小嗜好,喜歡嚐各種不一樣的香氣和口感,關於紅茶葉他也喜歡這麼做。

等待的期間聊的大多是公事上一些有啊沒的,直到兩人到一個段落後各自拿起手機來瀏覽,由Eddie那裡再次打開新話題,「我幫Iris錄了不少小短片!方便我工作的時候想念她。」英國人主動把手機放在兩人都能看到的角度,和Ezra一起分享他畫面中在媽咪帶領下慢慢學著走路的小女孩。

「好迷人的小甜心。」Ezra泛起微笑,更湊近了一點,和小Iris正好看向鏡頭的小臉蛋相見,一起笑的更甜。

「是吧,雖然照顧她真的很費心,可是她真的是我的寶物。」他看著螢幕裡女兒的眼神柔和的充滿了喜悅和慈愛,已經是那個愛護女兒的父親。「你瞧瞧她……」

Ezra卻把自己的焦點轉移到Eddie身上,看著他入迷的模樣。自己不是沒想過要結婚,只是要為人父母對現在的自己來說或許還是太早了。「我也想過要像你一樣組個家庭,」Ezra忍不住想說,「但以現在的自己來說,大概還是辦不到吧。」他語意間帶了幾分無奈和可惜彷彿在訴苦。

服務生時機恰巧的走來遞上了餐點,剛好讓兩人之間頓時寂靜了下來。

Eddie先拿起杯子聞聞他的熱黑咖啡散發出來的苦帶微酸香氣,滿意的浮現笑臉,看樣子他十分中意。但他沒忘記Ezra的問題,「嗯……我記得你跟女友分手了?很抱歉。」

「是的,」Ezra不以為然的笑,隨手拿起攪拌棒開始攪他頂部充滿奶泡的冰拿鐵先喝了一口,「信誓旦旦的以結婚為前提交往了,不過很可惜還是結束了。很棒的一個人,是我還不夠好。」

「怎麼會?」他終於啜了一口,一邊訝異Ezra的發言,「每個人都是在感情裡學習的,沒有誰比較好的問題。」

因為我喜歡上別人了。

Ezra的答案不得不讓Eddie沉默下來,他並不意外這樣的反應,畢竟誰都不想認為一段正式且有可能直接成為未來進行式的關係有誰最後變成不忠的一方。

「等我發現的時候已經開始了,毫無預感!」故意用調笑的語氣想緩解此刻,Ezra卻馬上得到不堪,因為Eddie還是很認真的在聽自己說話。他只好跟著回來,「總之……總之有個人吸引了我,但是呢,也許是我自食惡果,我這次喜歡上了一個我根本不應該喜歡的人。」

「怎麼說?」

「已婚者,家庭幸福美滿,不可侵犯的領域。」說話間滿滿對自己淺顯易見的諷刺,Ezra此刻的笑容像是在自嘲又像在故做堅強。Eddie一直以為眼前的年輕人是個知道自己在幹嘛也可以解決一切超齡而成熟的人,竟然也有誤進死胡同的時候。

「……我很抱歉。」束手無策的狀態令他只能淡淡的開口回應惋惜。

「又不是你的錯?」Ezra不明白對方為何道歉,雖然只是一個代替遺憾的語句,事實上自己也清楚,可聽起來卻像他在為這一整件過程賠罪。這讓他很不舒服,最後雖然決定壓抑下來,但胸口卻被一種難以名狀的痛滿盈。

Eddie以為Ezra只是把他自己的話故意用另一個意義解讀以便繼續去調侃自己,「別這麼做,你沒有錯。」

陰錯陽差的安慰聽起來反而變成一種更敏銳的、更正中紅心的利刃劃入美國男孩的心口。

「謝謝。」他只能勉強說出兩個音節。

Eddie下了一個要是再繼續過問似乎對誰都不太好的判斷,當作是一個心情轉換,他提起餐點讓彼此離開話題,或希望Ezra能暫時用食物療癒被自身的自白搞的烏煙瘴氣的情緒,他也立刻答應了,看來停止這個話題是彼此共同意見。

於是他們在寂靜下吃完了下午茶。

結帳完準備離開時,店門被打開的聲音引來兩人的注意。一個高挑的身影搖曳著她的金髮走了進來,四處看望後朝著Eddie與Ezra的方向走近。

「妳今天倒是很準時,」英國人露出溺愛又滿溢溫柔的眼神看著她,「Hannah。」

「行了吧,不要再拿這件事調侃我,再說一直是你太早到。」Hannah隨口敷衍了自己老被丈夫不知道對外分享了幾次的慣犯,接著用笑容和Ezra打招呼,「嗨Ezra。」

「嗨,Redmayne太太。」為了調侃他們之間良好的氛圍Ezra故意以稱謂和Hannah打招呼,「妳來接Eddie回家?」

「是啊,Iris等不及Daddy回家,這幾天晚上哭的特別厲害。」Hannah一邊看著丈夫一邊無奈的聳肩,從她的黑眼圈來看她的話確實不假。

Ezra呵呵的笑出來,「那Eddie爸爸還是快回家吧,這樣我才有新短片可以看。」

Eddie無法招架的嘴上說著別捉弄我了,卻笑得開心並承諾會再跟Ezra分享影片。氣氛很好的一起走出咖啡廳,Ezra看著夫妻兩一起上車,搖下車窗和自己道別。

「我們的戲份都告一段落了,下次再見應該就是首映了吧!」Eddie在副手座對Ezra說。

「是啊!」

「到時候見囉!」

「嗯,當然。」

Eddie沒再說話,以揮手和笑容做為最後的回應,Hannah則笑著對Ezra點頭。美國人跟著揮手,看著車窗被搖上來。

緊接著她發了車。

Ezra目送他們,直到車子遠離自己的視線。

他邁開步伐,並終於對他殘酷的溫柔提出抗議,方法是用眼淚模糊視線好讓自己不想起他們在自己面前手牽著手,幸福的自己都捨不得摧毀。

不可侵犯的領域


02.一盞燈

肉渣又拉燈,所以名為一盞燈(誤)

請往連接

Technician被我延伸成技術很好的人。

當然,誰才是技術好的那個最後已經很明顯了。


 
评论(4)
热度(1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