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來自灣家/佛系段子小能手/可拆不逆。
tag:叉男CE/MCU盾受鐵攻/FB保育組GGPG/神夏福受/RPS同上與角色拉郎。
小皮球沼底絕讚生存中。

© 妄 想 國 民。 | Powered by LOFTER

【麥夏】兄弟30題

[ ! ] 皆短打,入坑後第一次寫請多包含(´・ω・`)



01 交換衣服穿
他們沒有那種經驗,但Sherlock小時候穿的倒幾乎都是Mycroft小時候留下的衣服。
回想起來,這真是讓人恨透的一件事情。

02 晚安吻
在Sherlock年紀越來越長之後,他就再也不跟兄長要這個了,但Mycroft不難過,因為每每回到老家過節爸媽就會拿出以前的影片來回顧,Sherlock恨得牙癢癢,童年黑歷史又添增了一筆。

03 叛逆期
Mycroft有太多事情可以說了,他甚至有種弟弟至今仍在叛逆期的錯覺。
「是高功能反社會人格。」
「只有你會重複眾所皆知的事,brother mine。」

04 只有我可以欺負他
僅限Sherlock上高中前、和跟他上(嘩)床的時候。剩下的時間裡Mycroft通常都只有被弟弟欺負的份,雖然他不知道那些讓步也在兄長的預料之內。

05 把(某方的)情書藏起来
Sherlock有一天在後院燒東西,Mycroft回家看見時並毫無意外之感,僅以為他在做個人小實驗。
直到過了幾天,他被同班女同學問有沒有收到屬名給自己的信,才想起來,他那時看見了Sherlock清澈的綠色眼睛裡,一樣有什麼在燃燒。

06 背你回家
小Sherlock有天在學校摔跤了,看他腳上滲血的瘀青與鞋上的塵土,似乎是在追逐中弄傷的,但Sherlock在學校並沒有一起玩耍的朋友。
Mycroft很難不與那些壞事做連接,他不會也不想說教與探討究竟是誰,畢竟他明白自己的弟弟是怎麼樣特別的一個存在。
「Mycroft,我想要你背我回家。」
「好啊。」
來接Sherlock放學的Mycroft背起弟弟,一路上都沒有說話,沉默地陪伴著他直到他們進了家門。

07 一起溜出去玩
瞞著爸媽一起到家後面的小森林探險是Holmes兄弟曾經的童年小樂趣,雖然在Sherlock迷上推理和實驗後那裡不再是兩人最常去的秘密基地,不過Mycroft還是很愛那裡,回老家時會進去散步一趟,想起那個以前總跟在自己後頭走的幼弟。

08 打架
英國政府代表從不打架,但嘴上打架倒是跟弟弟有得比。
「停止你的監控,我受夠了,到此為止。」
「你能保證我停止監控後的一切可能性不會發生?」
「自己是公務員還做非法的事難道就合理?」
「哦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們兄弟要吵去外面好嗎我沒辦法打我的Blog了!」

09 冷戰期
常有的事。
破冰的關鍵往往是Mycroft的低頭,或是(偶爾、非常偶爾的)Sherlock那彆扭笨拙到讓人根本看不出是道歉的道歉,但在之後他們發現了更便捷的方式,並且屢試不爽——直接在床(嘩)上和好。

10 一人一半
小Sherlock一向不擅長分享。但對他來說,分享的定義大概就是家裡每次的下午茶時間,只要有自己喜歡的餅乾,Mycroft就一定會從盤子裡拿一些出來給自己這件事吧。

11 離家出走
小Sherlock哭著對媽媽說看見Mycroft早上拎著一堆行李坐車離家出走了,不過Mycroft只是考上了城裡的大學,要搬入學校宿舍而已。
「那時候你哭好久啊,小時候沒有哥哥就不行的你真可愛——」
「媽媽,別提這件事行嗎。」

12 哥哥(弟弟)的好朋友
John Watson一直是Mycroft認為值得將弟弟託付給他照看的對象之一(也許是唯一一個),但當他最近發現兩人越來越形影不離,一過問弟弟的態度就更加雪上加霜的時候,他明白了John也許是個沒辦法讓人以平常心看待的存在。

13 習慣性的撒嬌
那可真讓人沒辦法在一時之間覺得這傢伙可愛。
不過,這點也是Mycroft比其他人都有自信理解的地方,只有他才能懂他弟弟那反骨的逆鱗裡暗藏的渴望。

「臭胖子,剛運動完別靠近我你黏答答的噁心死了。」
「抱歉,弟弟,是我沒注意到要先整理好自己。」Mycroft本想一笑置之,但這抹笑同時也在試驗他的弟弟,好印證他的推論是否正確。

不出其然,Sherlock不可置信的不著痕跡皺了一下眉首,躲開了兄長的視線,「……你腦袋不差不是嗎?我是叫你用浴室後再出來也不遲。」
Mycroft暗想,他又贏了一次。

14 一起洗澡
兩人一起共浴的時光並不多,且比起兄弟之間,Sherlock更容易想起那在浴缸裡載浮載沉的黃色小鴨。Mycroft會拿著那隻鴨子教自己鴨子怎麼念,有時加上其他形容詞,可愛、會呱呱叫的之類。
學到新的字詞,就是Sherlock在那時候最開心的事情之一。
「哼,蠢。」
「Sherlock你在偷笑什麼?很可怕。」John目睹了Sherlock上翹的嘴角,不可置信的合不攏嘴。
把茶點送進屋裡的Mrs.Hudson也撞見了,她將手上的盤子放上桌子呵呵笑,「哎呀,是想起什麼快樂的回憶了吧?」

15 家庭旅遊
在租借的小屋裡,Sherlock在深夜時分無法入睡,跑到下鋪去鑽進了兄長的被窩裡,動作吵醒了已經睡入八分的Mycroft。兄長本還迷迷糊糊,直到感覺那毛茸茸的頭髮觸感才輕輕嘆了口氣。
「Mycroft,我睡不著。」Sherlock小心翼翼地用氣音說。
Mycroft跟著用氣音回應,怕吵醒了父母,「那我們去外面透透氣?」
「嗯。」
弟弟點點頭,等哥哥下床後牽著他的手一起偷偷出門,在星光沐浴下散步,直到Sherlock被睡意纏繞,才被背回臥房。
那是一個舒服吹著涼風的夏天夜晚,在郊外的一個小小旅行記憶。

16 交女朋友要經過我同意
「你為什麼覺得我會做這種沒意義的事?再說這也不是你能單方面決定的。」
Sherlock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哥哥提起這檔事,也不知道為什麼Mycroft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內心會動搖得比自己想像的多。

「只是預料你有一天終究會離開,所以替你檢測對象應該也不為過吧?」
Mycroft說的雲淡風輕,彷彿這不是他的感受一樣。但,是的——他們的關係並不是能在道德良知上所被允許。一直與工作為伍也好、哪天把Sherlock推給一個可憐的對象也罷,Mycroft知道即使自己也不願意,這件事在未來的某一天也會是必要之惡。
Sherlock不悅的皺了皺眉頭與鼻子,掐住兄長的臉狠狠咬了他的嘴唇,「沒想到你也有說話絲毫沒有根據的一天,別忘了我們是共犯,你別想丟下我自己逃走。」

17 可以教我這個嗎
在好奇心旺盛期的童年時光中,這是Sherlock最常掛在嘴邊的話之一。
他喜歡跟在哥哥背後得到各種他想知道的一切,他知道Mycroft能夠回答他所有的問題,包括那些之後被他視為垃圾、從來不在自己心裡存在,感性相關的事。
Mycroft說過家人之間存在著愛,但他卻沒有告訴Sherlock,在兄長搬離老家後,他為什麼開始會陷進無法入眠的夜晚,以及那些思春期的旖旎之中。

18 騙騙小孩而已
「你再說一次?」
「在你與John出門時我查遍了你的房間,把那些藥通通處理掉了。」Mycroft笑嘻嘻地看著他的弟弟逐漸塌下再昇華成慍怒的表情,一手撐著他的愛傘,「謝謝他認同並參與我的計畫,既然他都帶了孩子回來住,做為室友的你確實也是該改一改了。」
Sherlock焦急地開始釐清並分析兄長的話,一邊把自己藏匿藥物的地方都翻過一次確認那些話是否只是威脅,「出門在前一小時,但我完全沒看見你的車,所以你是在我被支開後才進來的是嗎,時機挑得真好啊中午正好是Mrs.Hudson去超市的固定時間,而你的手上沒有相關痕跡——沒有、沒有、真的沒了!」

抽屜一一被拉開,裏頭的空無一物讓Sherlock差點沒吼出聲,直到他打開了最後一個桌上櫃的抽屜,被裡頭的紙條和被擺放整齊的器具震得一愣一愣。
『以此警惕,弟弟,再有下次這些東西真的會全不見了。』
他終於回過神,捏爛了紙條,抬頭準備要對門口的英國政府代表一番唇槍舌戰時,發現來人早已不在了。

19 傻子,别哭了
熱氣上升得空調來不及調節溫度,交換著的喘息沒有結束的時刻。
被抱住兩邊大腿的偵探,頭埋在背靠在牆的兄長肩上任憑他往上擺腰頂(嘩)入自己體內,他還是把那紳士的三件套穿在身上,自己則剩襯衫與大衣,下身一絲不掛。
Sherlock的雙手下意識圈緊了兄長的頸項,老實說他打從最初就不太相信Mycroft的腕力能支撐他的腿到最後,但被(嘩)操(嘩)得腦子幾乎快成醬糊,無法做他最擅長的思考的此刻,他也只能任憑兄長處置——這是他最不甘心的一點,在床上他與Mycroft的差距會更加明顯。

「Sherly……你在哭嗎?」發現與喘息重疊的細微嘆息,Mycroft忍不住竊笑。
Sherlock逼自己重整呼吸,卻沒臉看向他的哥哥,「閉嘴……專心動就,好了。」
「天啊你在抽鼻?別哭啊,搞得好像我是在強(嘩)暴你似」
「For god’s sake Mycroft Holmes , Just fuck me harder!」

20 不聽話的懲罰     (*接18題)
記得嗎?大偵探的吸食器具被整理起來以予警告。
復吸這檔事對毒(嘩)癮者來說非常容易,即使當事人忍耐多久,再一次一個棘手案件到來,Sherlock也會以思考為名去行嗑(嘩)藥之實「保持他的興奮與思維清晰」。
當然他不會在John和小Rosie面前做,他總挑助手去接送女兒上下學的這段時間,並在(他先行確認過完全沒有監視鏡頭)的浴室內注射。

透過針頭輸進靜脈裡的7%古//柯//鹼讓他獲得了刺激,Sherlock邁出浴室到了客廳,坐上沙發開始回想起前幾天從案發現場得到的情報。
正當他在思維宮殿裡尋找答案時,簡訊的通知聲劃破221B的寂靜,偵探睜開雙眼想起Lestrade說起有任何新線索會通知,他拿起了手機,換來的是一個白眼。
「下午好,親愛的弟弟。 MH」
Sherlock當然不回覆,甚至連為什麼Mycroft無聊到會傳廢話過來都不想去探討,準備回到沙發,通知聲又來了。
「今天也是好天氣呢。 MH」
「你在做些什麼呢? MH」
選擇次次忽略,Sherlock就快耐不住性子想打一句言簡意賅的髒話回嘴,不料下一封簡訊搶先令他暗罵一聲該死。

「你是不是太嗨所以掉以輕心,忘記把你的袖子拉下? MH」
「聰明如你,應該還記得之前的警告吧? MH」
「我已經在221B樓下,你現在可否來接我上樓呢? MH」
大偵探又一次失足,他在兄長的雙眼監視下把針筒與溶液丟進了垃圾桶,隨後受了小小的加碼處罰……

21 半夜偷襲(某方)
Mycroft在睡夢中感覺到身上一股重量欺壓過來,過沒多久開始往下移動,最後停在他的胯間。他馬上感覺到有人在扯他的睡褲,緊接著就是一陣濕熱襲來,那些感覺讓他終於清醒。
來人是他熟悉的弟弟,在夜晚鑽入了他的被窩裡做起了些嘴上的工作。
「我想實驗。」Sherlock含糊地說,「看你在睡覺時會不會馬上興奮起來。」

22 關於對方的某個糗事
Mycroft始終相信,那些童年過往若被現時在Sherlock身邊的每個人知道的話,世界上唯一的諮詢偵探至今為止建立的形象應該會直接毀於一旦。
但誰想說出來呢,這些秘密只要有自己知道就夠了。

23 同蓋一條被子
約莫二十年前。
「My,我想跟你睡。」
「嗯,過來。」
約莫二十年後。
「Brother mine,今晚何不來重溫以往的可愛回憶?」
「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再說你的身形與睡時翻身行為就會佔了棉被三分之二吧。」

24 才不是兄(弟)控
「弟控?」
Anthea在一次午休中在網路上瀏覽到了新的流行詞彙,貌似拿來比喻非常喜歡弟弟的哥姐,她露出會心的一笑,不難想像她第一個馬上浮現了誰的臉,「不就是Boss嗎?」她回過神才發現自己把心裡的話說了出口,不巧的是她的上司剛好經過她的辦公區域。
「Anthea?妳在自言自語嗎?」
「什麼也沒有,Boss。」
「是嗎?」Mycroft手拿著咖啡,馬克杯正是很久以前Sherlock還會替他慶祝生日時送的,「知道新知識很不錯,但不要亂用比較好。」
Mycroft輕啜了一口咖啡,覺得糗之餘Anthea也已經不知道從哪吐槽他的上司好了。

25 不管怎樣你都是我哥(弟)
Sherlock不知道他有多殘酷,正因為這句話深刻印在他與Mycroft的認知裡,在他真正認清兄長對自己多重要前,他利用了這份關係多少次,連他自己大概也不清楚。他卻也討厭Mycroft總是比他早知道很多事情,包括這份認知構成的保護與愛,因為這樣豈不是讓他永遠都沒辦法離開他的傘下了嗎?
「對我的縱容是你自找的,Mycroft。」
他緊緊抱住眼前的兄長,說不出一句對不起,也說不出一句謝謝,還有那句我愛你。
Mycroft疑惑了弟弟的突然,之後才略讀出他指得是什麼,他一笑置之,摸摸他毛茸茸的頭頂。

26 在他人面前互相吐槽
此事已是Holmes兄弟日常,還要多說嗎?

27 相似不相同
就算自己與他人有多不同,世界上總會有一個與自己相像的人懂你。
Mycroft與Sherlock大概就是這樣的關係,縱使關係如履薄冰、又或只剩下爭吵,就連那些算不上美好的事,都是能夠證明他們有多理解彼此的證據——因為那些就只有他們才懂。

John總是疑惑他們兄弟為什麼總能在一陣唇槍舌戰後還能看起來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繼續聊案件、聊謎題、聊老家、聊什麼時候再去見Eurus、聊今天的下午茶該喝什麼,他與Harry就完全沒有辦法這樣。
Sherlock在Mycroft離開後拉起了一首提琴曲,聽起來愉悅,但又有些落寞。
John似乎了解了什麼,他們之間大概有比流著一樣的血還要深刻的東西在,只是在用他們的方式去呈現,只有他們懂的方式。

28 私底下炫耀自己的哥哥(弟弟)    (*接24題)
「這是我弟弟在我18歲生日的時候送我的杯子,說是生日之餘慶祝我上大學。這是他親手挑給我的,說有圖案的不適合我,給我一個純黑色但有漸層的款式。妳知道嗎?那是他第一次花錢送我東西,但也是最後一次了。我不會說它對我有多重要,只是妳想,這是他給我的禮物,我能不繼續留著並使用它嗎?啊……那時的Sherlock實在是太天真、太單純了,我可憐又可愛的弟弟,竟然還曾經以為我大學選擇住宿是永遠不回家了,然而歲月很殘忍,現在長大就只是個伶牙利嘴的小混蛋……」
Anthea覺得她的老闆不應該反駁她亂用弟控這詞,在那之後的馬克杯故事根本就打得Mycroft的臉劈啪響,直達天際。

「可是他永遠是我的弟弟。」Mycroft飲下了最後一口咖啡,他感覺著口中盈滿的苦後溫醇乳香,那是他愛的、牛奶加了很多、很甜的那種。他把馬克杯放回自己桌上,看了眼他的秘書。「很神奇不是嗎?我們關係後來這麼差,卻還是能理解彼此。」
「我想您已經把答案說出來了。」Anthea帶了一抹笑,不知道在敷衍還是真心回答,「他永遠是您的弟弟,而您也永遠是他的哥哥。」

29 一起擁有的秘密
「你幹嘛、到這裡就夠了吧,爸媽還在樓下!」
Sherlock的西裝亂糟糟的,鈕扣不再相扣、外套丟下了床。只開了一半的褲頭證明他仍在行為中,他的兄長沒想要停下,拋了一個理解一切的眼神到他浮現極少能見的羞赧的眼眸裡。
「噓……Sherlock……」Mycroft的大手有意無意的觸碰著弟弟的胯部,暗示要把那褲子脫下,他靠近Sherlock耳邊,「喜歡刺激的不是你嗎?我知道你很想享受這種感覺,對吧。」
有一種被看穿的戰慄竄上了Sherlock的背脊,稍稍失去餘裕的眨了眨他的綠眸子,咬牙切齒的搖頭並從唇縫吐露出惡狠狠的反駁,「閉上你的嘴,Mycroft……」

「把這當成我們的祕密吧,Sherly。」Mycroft終究褪去了Sherlock的下身衣著,手指有意無意地逗弄敏感卻仍未張開的穴(嘩)口,「我們好好保密,Dad和Mom不會知道,而你會因為這份背德感而感到舒服的。」
Sherlock覺得他僅存的自制力在兄長手中捏碎,變成一手細沙,在他的指縫中滑落到慾望的深淵裡,那自己所渴望的境地。

30 因為我們是兄弟嘛
世上不存在永遠,卻總讓人不小心去相信。每個人總是喜歡美好與如夢似幻,而忘記那些有多飄渺,一瞬即逝。
『無論多少次我都會救你。』
Sherlock忘記Mycroft沒有給出一個時效,不由自主地去相信了那會是永遠,因為他知道他的哥哥絕對不會丟下他獨自離開。
「……騙子。」
就算他現在靜臥在一塊冰冷墓碑下,連他的責怪都再也聽不見。



------
入了BBCSH後第一篇文就給了麥夏!
寫了超級久……
嗚嗚重看了幾次後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兄弟
無法想像沒有麥哥的夏洛克會是什麼樣子呢
原本想一路傻白甜到最後但還是有了刀片233
因為是第一次也寫的不是很好
覺得兄弟間的微妙還是需要一點拿捏
不過如果能為冷圈貢獻點腿肉那就太好了嚶嚶
然後周圍都沒有同好太太…求取暖嚶嚶
順帶一題,我其實是All夏(沒人想知道)
20180523
20180624

 
评论(8)
热度(4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