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來自灣家/佛系段子小能手/可拆不逆。
tag:叉男CE/MCU盾受鐵攻/FB保育組GGPG/神夏福受/RPS同上與角色拉郎。
小皮球沼底絕讚生存中。

© 妄 想 國 民。 | Powered by LOFTER

【Eddie/Ezra AU】看太空片腦洞也跟著破到外太空去的下場

Jupiter Ascending Balem / 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 Kevin

對,就是如此傾奇的拉郎。

看完電影就跟小夥伴腦洞開了,不要問我為什麼!我自己告訴你!←

除了想看凱文被馴服,就是我竟然被這個神經病外星人打中,

那個顏藝這麼經典,我真想笑笑他後再被他踩扁!!(自重

該片劇情確實來不及吐槽,但作為全片死法最好笑的反派,不給他點補償太可惜了(別這樣

但腦洞本身很老梗就是了(。)算有肉渣?但為了不被吞沒有太特別把過程寫的很詳細,監jin與強bao,還有欸迪的香水梗。

Balem無聊著不知道去哪裡打發時間,想去地球抓幾個商品回來玩玩,厭了就把他們處理掉,在物色的時候找到了仍然在監獄服刑的Kevin。

很快的他的身家被調查出來,跟母親感情非常不好,但事實上Kevin在事件發生過後明白自己對母親的想法,兩人正在慢慢修補感情。在會面前,Balem進入了Kevin的囚房。

「你他媽誰?」

星球的主人毫不避諱的介紹自己,但對一個無知的地球人來說他仍覺得自己在跟一個怪人說話。

「什麼鬼星球的皇族啊。」少年不耐煩的皺眉,「新來的嗎?抱歉我記得我的囚房是單人的。」

「人類……你的眼神不錯…」他捏緊他的下巴,給了一個冷漠的調笑,強硬的把他帶上了自己的艦艇。

直到眼前的世界都逐漸超乎自己的思考與認知範圍才漸漸相信那個人的話是真的,Kevin要Balem把他帶回地球,他自然的回絕,甚至下令給他一個輕蔑的指示手勢要他到自己身邊,「你得服侍我直到我膩了為止。」

「帶我回去,我媽媽在等我!」少年依然留在原地惡狠狠的瞪過去看著仍然從容的王者,但他原本發出沙啞聲音的喉頭卻在下一秒嘶吼。

「過來!」

被他充滿威嚇的怒吼嚇的幾乎整個人差點跳起來,Kevin也許是第一次知道恐懼是什麼。他還是倔強的站在原地,「我不過去。」

暴躁的星球主人離開玉座快步走去掐住了他白皙的頸子,「不准反抗我!你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

「唔……!該死……」心想要是弓箭在身邊就好了,Kevin一邊想辦法一邊死命的要掙開他的手。

「我說過不准反抗!」男人將對方壓制在地上,頸子上的手指越掐越緊,「說我錯了……我才放過你……」

「放我……走……!」他就快要呼吸不過來,少年的眼神還是一樣兇狠銳利。

「你……」他就快接近爆炸邊緣,額頭的青筋浮現出來,就著抓住對方脖子的姿勢往地牢走去將他拴在裡頭,「好好想想你的回答,不然你就只有永遠待在這裡的份!」他甩起他漆黑的披風憤憤離去。

「哼,就算離開地球還是一樣被關在牢裡嘛。」冷笑一聲,開始看看四周有什麼可以逃出去的方法,只可惜這地牢似乎完全沒有破綻。Balem有時候會來對Kevin問話,但每次都是一樣的答案,直到他想了一個方法,他找到了他母親並以她作為威脅逼他服從,藉由螢幕讓Kevin看見。

「所以…你想好要怎麼回答了嗎?」逼近。

「你……」他的眼神越發狠勁,雙手緊握拳彷彿快流出血來。「不准對她出手。」

螢幕再次打開,這次母親的周圍出現幾隻隱藏起來的魔獸在蠢蠢欲動著環伺,「…這不是我要的答案……」

情急之下只能不甘心的開口,屈辱讓自己的自尊不願意看向他。

「明智的選擇。」星球的主人再次彈指讓魔獸撤離,銀幕也同時消失,提出了沐浴的要求。Kevin在途中不停想著該怎麼離開這該死的艦艇或是找什麼方法殺了這傢伙,一直沒有說話,但Balem一開口就彷彿是了解他心裡在想什麼似的再次提醒了他要是敢亂來他自然也會下手,更重挫了Kevin的自尊。

走到浴池旁,那個人毫不掩飾他褪下衣物後精壯的體態,慢慢走進池中,並要少年一起下來替他沐浴。

不屑的隨著他走到浴池邊,替他把長袍擱往一旁,卻挖苦著嘲諷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外星人洗澡是不是跟人類一樣,教我吧?

Balem找了一個舒適的邊緣倚靠,要他一起褪下衣服下來替他擦澡,看起來像是聽不懂他的揶揄,但事實上他只是不想要跟他計較這麼無知的問題,他們可比人類文明上好幾倍。

Kevin不知道為什麼他可以正經回答這麼問題,忍住自己的竊笑褪下了他蒙塵的橘色囚衣,光潔纖細的身體大方的展現,一起進了浴池。

少年拿起一邊的海綿沾了一點看起來像是沐浴精的液體搓出泡泡幫他擦背,在他享受熱水和服侍時他抓到時機把東西都往異星人身上丟準備逃跑,卻被他抓住,又大聲喝令他不准反抗,並要知道他的名字。

「Kevin。」

「Kevin?」他逼近,最後將少年困在池邊和自己中間,伸手強硬的捏住對方下巴:「哈,真是庸俗的名字…」

「那你就不要問我啊。」雖然被他捏著下巴但眼睛始終不肯直視這個人,屈辱讓自己不屑對他有禮貌。

對方如此反抗讓自己不自覺的勾起嘴角微笑,眼睛在他身上游移著,吐出的氣息噴灑在他身上。少年沉重的呼吸表明自己的怒氣。

「害怕嗎?」像是在嘲笑一般的笑出聲,抓住他的雙手鉗制住。「要是聽到讓我滿意的答案我說不定會放了你。」

Kevin倔強的不回應但不忍說自己內心確實有些緊張起來了,「我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非地球人希望我會回答什麼。」

「還有一件事,我忘了說……既然地球是我的所有物那你也就是我的,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聽清楚沒有,不要給我耍什麼花樣!」

「講話不要突然這麼大聲,嚇人嗎!」Kevin小聲抱怨後只是點點頭,眼睛依然沒有看向他。

看著對方順從自己的模樣,Balem愉悅的稍微放鬆力道,卻依然不打算放開對方。他注意到那個微微張合的紅唇有股吸引力,讓他忍不住的低頭親了上去。

突如其來的吻讓Kevin來不及招架,下意識的伸出拳頭來揍人,從沒感受的屈辱和無禮讓暴怒的主人直甩了他一巴掌,又緊緊的掐住對方。這次的勁道和剛才完全不同,Kevin的喉頭無法喘息的難受,讓自己連忙拍打他的手要他掙開,男人依然沒有放手的意願,直到少年真的喘不過氣提出懇求才滿意的鬆手,一臉不在意的看著對方瘋狂咳嗽,繼續泡他的澡。

靠在池邊扶著大口喘息,Kevin以為自己就要死在外太空了。內心的恨意只有無限的增長沒有減退,浴池散發出來的蘭花味道讓他很反感,特別是那個人身上的更是濃郁。他恢復正常的呼吸後跟他取開距離。

「誰准你站那麼遠的……過來!」

我不喜歡你的味道。Kevin沒有把話說出來,也沒過去只是繼續靠在池邊。

Balem不滿的看著那頭難以馴服的幼獸,抬手準備對魔獸下令,Kevin才從水中漂回他身邊,那氣味又更明顯了,差點令自己嘔出來。

當他靠近自己後一把將他拉進懷中困住開始上下其手,「看來還是得給你一點警告……」

跟他沒有衣服直接以肌膚相貼,他感覺到與自己不同的隆起而結實的肌肉,鮮少讓自己難為情,但還是防備著他。「你……你要做什麼?」

「當然是處罰你……」

他強硬並毫不留情的開拓了他。

哭紅的眼睛腫脹,連看著他的視線都被淚水給模糊。Kevin很久沒有這種恨意在內心滋長的感覺了。但卻又找不到方法離開這個人又或是朝他復仇,第一次這麼無力,又讓自己流下了屈辱的淚水。

感覺自己的玩具不再反抗,Balem頓時失去了興致,只快速的撞擊幾下後全部射入對方體內便拔出來。套上浴袍後又走回去看著躺在池邊的人。

終於得到解脫的在池邊大口的喘息,Kevin的眼睛餘光看著那高高在上的人,「幹嘛……」

Balem什麼話也沒說只是抱起對方走回臥室,將他丟在自己床上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Kevin幾乎失去意識的昏過去,然後他醒來又回到地牢,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直到異星人再一次打開地牢的沉重鐵門。




誰快來把腦洞接走吧!!我想看全文呀!!!(你滾

 
评论(2)
热度(1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