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 想 國 民。

【Newdence】在我們的腳尖躍起之前

Credence黑曜一般的雙眸映照出電視放映的舞蹈畫面,表情不由得浮現出一些嚮往。


那是一個下雪的寒冷夜晚,Newt去執行任務,剩Credence待在家裡。Newt為了完成著作仍在麻瓜世界和巫師界之間輾轉,住所還沒有定下,這次他們寄住在麻瓜的旅館裡。


披上毛毯,皮箱被Newt帶出門了也不能照顧奇獸,Credence只好打開電視調整那瓶蓋般大的鈕(說起來,好像從來沒看先生開過電視,因為是麻瓜的東西?),在小小的四方型中看那些黑白的男男女女牽手在樂團伴奏下跳著舞。他不知道是什麼性質的節目,或許是什麼當紅的連續劇或音樂台,唯獨配合自由的音樂四處悠揚的步伐令他在意。他沒想到英國也流行爵士樂,雖然在紐約時,除了在街上發傳單會偶爾聽到樂團在哪個酒館中即興表演所流瀉出的樂音之外,他也一點概念也沒有。


看起來很美好的笑容,不受拘束的,彷彿裡頭的人都沒有煩惱。幾乎是沒體會過的東西,所以顯得特別新奇。


不知道先生是不是也跳過舞呢……少年開始臆想,並把螢幕裡跳著舞的挺拔男人想成了Newt。明明是這麼和動態搭不上線的人呢,為何想像起來好像意外的很適合?Credence想著想著不自覺的勾起一抹淺笑,身子漸漸跟起音樂擺動,有時還看著電視內的動作有樣學樣,他站了起來,毛毯被遺落在沙發,腳步最終融入了那片樂聲,踩著節奏前後起舞。


「這次的孩子也很頑皮呢……Credence我回——」

「先生?!」


尷尬的場面形成了,Credence的舞步突兀的停了下來,和剛回到家的Newt四目相交,一聲驚呼張開的嘴也跟著定格,讓他此刻的表情顯得有點滑稽。


巫師想釐清狀況,先看了一眼還在演奏配樂和節目的電視。得到理解後他只是走向Credence微笑,「你喜歡音樂?」


Credence困窘的垂下頭來,「不、先生,只是有點……好奇,因為我並沒有接觸過。」少年不知道該把視線往哪裡放,他滿腦子想著自己剛才當著先生的面出糗了,忘記說自己是被那自由愉快的感覺,以及想像中跳起舞來很帥氣的Newt給吸引了。


「這樣啊……」仔細想想,以這孩子以前的生活環境,應該真的沒有相關的經驗吧。Newt放好皮箱後到Credence身旁看電視一邊回憶著說,「以前我在讀書的時候也只有跳過一次,那時霍格華茲和其他兩所歐洲的魔法學校合辦鬥法大賽——我當然沒被選中參賽,但舞會倒是去了。噢,跟上前頭的人的節拍真的挺難的。」巫師繼續說,他的眼眸中卻多了一些憶起過往時才有的惆悵,苦澀的微笑。「我那時好不容易邀到了我最想約的女孩,但我太緊張了,笨手笨腳還一直踩到她,惹她生氣了。」


Credence下意識的想起Newt放在工作室裡,那照片中的女人。他很少對自己說有關於倆人之間的過去,心想是否掀起了他不想提的事,愧疚的開口,「……我很抱歉,先生。」


「不、Credence,別想這麼多,不是這樣的。」搖搖頭拒絕少年的道歉,他猜得出他在意什麼。為了轉移他的思考,Newt拉過男孩做好了起勢的動作,摟住Credence的腰並執起他的手。「我只是想起年輕時的經驗而已。跳舞和音樂,本身不是那麼悲傷的東西。」巫師跟著音樂帶起步伐並順利在重拍時換步,看起來不完全像他說的是笨手笨腳,反倒是Credence換步時多了不少躊躇。他衝著他微笑。「你看。」


Newt的話讓Credence放下心來,剛才本該只是想像的畫面竟然化為了真實。「先生,您其實很厲害……」他忍不住往下看確認自己有沒有失誤,並在巫師的帶領下轉了一圈。


「你也很厲害呀,只是看電視就馬上學起來,當初我可是還上課了的。」

他語帶笑意,而正想隨著輕快起來的音樂換成更細碎的舞步時,他們的腳就互相踩上,立刻止步的兩人對視了下,接著對彼此會心一笑。



在那之後,Newt再也沒和Credence跳過一支舞,已經好幾天了。隨著書的進度幾近完成,本就忙碌的他必須跑更多地方去討論相關程序與細節。因為並非是奇獸相關的工作,今天他並沒有帶出皮箱。


Credence仍心心念念著前幾天的舞,只要有時間就打開電視轉往有音樂的頻道,或直接在工作室裡偷偷自己練習,已經跳的越來越好了。


在飼育空間內完成Newt交代的照顧項目,正打算要關上門在工作室繼續練習時,原本還在窩裡的幻影猿道高跳了下來走向了男孩。


「……有什麼事嗎?」


魔法生物依然盯著Credence,拉起了他的手開始前後來回走,又自己轉了一圈。動作似曾相識的令少年回想起來,他忘記了,這傢伙會隱身這件事!「你該不會、看見我在練習了?」


道高沒有做出回應,只是又做了一樣的動作,看樣子這就是牠的答案。


Credence有些困窘的看向那似乎也對舞蹈興致勃勃的魔法生物,左思右想他得到了一個或許還不差的方法,「那……我們一起練習看看?」語畢他稍微彎了下腰讓他們距離可以更接近,便於得到接下來的配合。


道高握著Credence的手勁道更強了,還跳了幾下似乎是在表達牠愉悅的心情。得到善意的回應,少年也泛起了笑容,「那我們開始囉……一、二、三,一、二、三……」他數起拍子來,用慢節奏和道高一起共舞。其他同空間的奇獸也發現跳起舞來的他們好奇的靠過去看,最後圍成一圈,像替他們建了一個小舞台。等到Credence在專注與忘我中結束舞蹈,才發現身邊已經聚集了開心的奇獸們。他緊張的四處張望大家,得到的是牠們開心的跳動或是愉悅的鳴叫,就像是人類的掌聲,眼前的道高也拍了拍手繞著自己轉起圈,這令他難為情起來,「謝、謝謝你們……」


歡聲響徹整個空間,直到其中一隻木精和本不應在這裡、總在Newt身邊的皮奇會合,才引走大家的目光,包括Credence——皮箱的主人已經靠在門邊,他溫柔的將這一切盡收眼底,輕輕的在鼓掌。


「先、先生!您什麼時候回來——」


「我回來後想你怎麼不在,所以下來看看了。」Newt等皮奇跳回他肩上後走下來,他懷中抱著一台已經放好唱片的小留聲機。「我在回來路上看到,想起我們上次跳舞,你好像真的很喜歡的樣子。我一直心想要是買下,你就可以聽歌,我們也可以跳舞,加上這幾天也比較少陪伴你……結果一回神,我就已經把它放在收銀台了。」巫師揚起笨拙的笑容並把一旁的鐵桶倒放,把留聲機放上去。他從大衣暗袋取出魔杖揮去,啟動了機器並放下唱針,先是讀取唱片時特有的小雜音,緊接著聽起來稍緩卻不失輕鬆與悠揚的爵士樂曲流洩了出來。


Credence對突來的一切目瞪口呆,沒想到對方一直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滲往內心的喜悅反倒讓他不知所措,只能待在原地。Newt對他的反應不意外,但他要做的還沒結束。


奇獸們乖巧的讓出路來,他一邊走向男孩,一邊揮動魔杖讓自己換上聚會時的正式黑白禮服,緊接著也往每隻在場的奇獸們施咒,雄的頸部多了黑色的小領結,雌的就給牠們可愛的小花頭飾。最後走到Credence面前往他身上施咒,替他換上了和自己配色相反的禮服,剛好成對。男孩就像被神仙教母換上華服的仙杜瑞拉,驚喜的看著自己身上簡單配色卻不失禮節的服裝。


「先、先生!我就不用了——」

「我也想親自體會你這些天練習的成果。」


Credence瞪大了雙眼,明白Newt話中的涵義,看來自己根本算不上是「偷偷的」練習了。男孩難為情的臉頰發燙,微微低著頭被巫師牽起了手做好了起勢。


然後,他們隨音樂躍起腳尖。


那是一個下雪的寒冷夜晚,但僅止於皮箱外頭的世界。







----------------------------

今天跟小夥伴新開的腦洞

明天就要開工了極限產一發!

原本只是想看兩個人笨拙的跳舞

結果最後竟然讓斯卡曼德先生變成舞王了(?)

雖然腦袋的BGM一直是偏中慢的就是了...

只好讓此篇又名:斯卡曼德先生不只會跳求偶舞(不

科普一下20年代正好是爵士樂開始蓬勃發展的時候

反應困境生存的意志又有自由的即興,

感覺會引起消極被動的Cre注意於是用上了

話雖這麼說,對爵士樂只有文內的粗略認知了YUY

PS找歌聽時一直想到la la land XDD

20170201

评论(2)
热度(28)
雨,來自灣家的冷逆自耕農,龜速且隨心所欲的碼字,可拆不逆不吃無差。tag:叉男CE/MCU盾受鐵攻/FB保育組GGPG。RPS同上與相關拉郎。最近不小心被本尼網羅。
© 妄 想 國 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