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 想 國 民。

【Newdence】By Your Side

[ ! ] 總之前提設定跟大家差不多,cre上船後被newt拐進了皮箱當免費勞工(喂)




寄住在皮箱內照顧奇獸的日子逐漸累積,即使還是有些技巧仍不太純熟,但對Credence來說這已經成為日常。正要拿飼料打開門去餵食那些魔法生物們的時候,Newt叫住了那彷彿一個不小心,握緊的推車就會離開掌心自己還會接著踩到從車裡掉出來的鐵桶而跌一跤似的單薄少年。


「Credence,你有沒有想要什麼東西呢?還是有喜歡的東西之類的?你都可以說出來哦。」


他厚實帶些傷痕與新舊繭的手掌正在搗著新鮮的藥草做一些治療的藥劑。Credence有時候還是會被奇獸們誤傷,以防萬一Newt正在備藥,心想若是被剛加入這家庭還很不安定的孩子咬中,到時候再從頭做就來不及了。「嘛、你也來這裡、一陣子了,只是讓你住,卻沒有給你其他東西、似乎也過意不去……畢竟你幫了我很多忙。」他努力想要讓說話流暢,還是無可厚非的讓語句間多了點尷尬的頓點。說來奇怪,和Credence應該算是認識且有點交情了吧,可還是會有些許的緊張甚至心跳加快。


聽了Newt的話,Credence回頭,把推車停在門邊駐足。

知道自己不應該有所要求,卻不免的想到那支被母親折斷的魔杖。即使並非自己的所有物,但嚮往魔法世界的心情下不可能會忽略那樣物品。加上在這裡的日子裡常常看Newt施咒、也聽聞了一些關於巫師界的知識,更加深了自己的憧憬。


咬了咬唇,他最後還是拒絕,用力搖了搖頭要自己別去想。「不、沒有,先生。」何況能夠有落腳的地方就該高興了、怎麼能再麻煩Mr.Scamander?


「沒關係的,你說出來,只要我做得到,我都很樂意幫你。」把製好的藥收進櫃裡,Newt給Credence一個放心的微笑,知道他是個不會隨便要求或說出自己意見的孩子,巫師慢慢的說,設法希望能說服他。


然而Credence也繼續說服自己別對Newt尋求那些不應該屬於自己的東西。他強挖出那些否定過自己的話,「……但,但那位先生說過……我,我不是那塊料……」他低聲說,彷彿隨便一個小雜音就會讓這句話消失。


Newt沒有聽漏,他愣了愣。隨後不難猜出對他說出這種話的人是誰,但他也不想再繼續下去,那樣只會讓Credence重新回到那些傷痛之中,自己也感覺莫名的疙瘩。「你想要的是魔杖,我猜的沒錯吧?」挑眉,Newt得到少年輕輕的點頭以確認自己答案沒錯。他繼續說,「我想我會挑一天帶你去買的,如果你想學習魔法,我或許可以先教你一些生活上用得著的……不過我不太擅長教人,你可能要多擔待些。」巫師朝少年揚起溫暖的微笑,拍拍他的肩膀。


Credence緊張的垂下頭握緊了雙手,時而摩擦著表明了他聽見這番話的反應忐忑大於了欣喜,「謝謝您的好意,先生。但請不要勉強,何況我也沒受過巫師的教育……」


「不要怕,Credence……」Newt溫暖的一雙手包住Credence顫抖又相對冰冷的交疊雙手,他開始思考有什麼方法可以達成這項任務,「等我問過那位偉大的人之後再決定怎麼去辦這件事。只是我希望你知道,Credence,你不會沒有資質,只是你得等待時機成熟。」他眼神堅定著允諾。


Credence感覺著殘留一點藥草清香的手包覆自己、暖和厚實的溫度,以及巫師令人充滿安全感與信任的承諾。最重要的是,他肯定了自己。終於露出放鬆的表情,並難以掩飾被釋放出來的喜悅,「謝謝您,先生,謝謝您……」


「那我來幫你開門吧,你還要餵牠們呢。」事情有了發展與著落讓Newt的心情也跟著開心起來,他替Credence打開門方便他推車進去。「還是那句話,牠們都很可愛也很友善,不要害怕——」


巫師還沒把話說完,幾隻奇獸的身影爭先恐後的冒了出來,牠們直接趴到剛踏進門的Credence身上,可能是因為他身上剛才沾染了飼料的味道,並且現在已過了牠們的餵食時段一些時候,生理時鐘準時的牠們太餓了。


Credence連哇啊的驚叫一聲的機會都沒有,很快的最終身上沒一個地方倖免。少年的雙手掛滿了木精與小兩腳蛇,牠們疑惑的擺頭,明明有食物的味道卻為何沒看見食物;還有幾隻惡閃鴉在繞著Credence和整個工作室飛來飛去。幻影猿靜靜的盯著他看讓人很不自在,接著又馬上被玻璃獸狠狠撲倒在地,牠看著自己的墜飾露出很想要的眼神。


Newt看著這些小孩闖禍已經不知道在內心問候了幾次梅林,為了防止其他奇獸們也跟著跑出來,他先關上門把飼料移往離門口較遠處,再開始一個一個安置闖出來的孩子們。最後一個要處理的大麻煩就是那個還是一直趴在Credence身上不走,試圖想要拿走他胸前墜飾的玻璃獸。


「嘿頑皮鬼,下來!」Newt幾乎是用拔的雙手捉起Credence身上的玻璃獸,黑色的毛絨絨奇獸依依不捨的看著那雖然多了些陳舊感但仍然發著亮光的墜飾,被Newt無情的拎回小窩並說教了一番。


兩人最後一起推車進去趕緊餵飽這些孩子們,Newt在過程中似乎一直對自己留下Credence問話而耽誤了餵食的時間感到很懊惱而愧疚,犯下這樣的失誤太糟了云云。少年只是苦笑要他別想這麼多,自己即使準時也未必能夠馬上讓大家吃飽,並約束下次自己會再更早準備飼料。


Newt讓Credence把拖車推進來後關上門,「抱歉,Credence,如果玻璃獸冒犯了你——」

「先生,我不要緊。」Credence知道他在意自己的感受即答。可他的手卻已經下意識的緊握著胸前那條墜飾。

巫師看見了少年的動作,那東西背負惡名,讓他忍不住開口問,「……那對你很重要嗎?」

「不,呃,不是……嗯……」Credence面對問題不知所措,欲言又止,「抱歉……先生……這是,他給我的……」


「啊……」Newt想要是普通的回答出像「啊我知道就是他」之類的絕對不是最好的選擇,於是他想盡辦法想要說出以自己的標準來說最好的婉轉說法,「但是你不是……如果不喜歡,你還是摘下比較好不是……嗎?」


「唔……」聽到這句話他忍不住瑟縮起來,「請……請不要那樣說,先生,請不要。」


「好、好……我不說,不要緊張Credence……」跟著慌張起來連忙安撫Credence,但Newt心裡卻升起了一種難以言狀的納悶與彆扭——那對他來說是重要的東西自己很明白,但不知為何心底卻有聲音希望自己可以要他別再繼續戴在身上了,不光是因為很危險。巫師最後還是問出口,「Credence……告訴我好嗎?你想一直戴著的原因。」


「我覺得……它讓我第一次踏進你們這個世界……所以很重要。」


是嗎,原來是這樣嗎!Newt內心那道想阻止Credence的聲音不見了。莫名感覺海闊天空的他點點頭,「我瞭解了……那可不可以借我一下?放心!一下下就好,等等就馬上還你……」


「欸?」Credence還來不及反應過來Newt比平常還快轉換的反差,眨了幾下眼才回神,「我知道了……」摘下墜飾後,他遞到他手心上。


Newt接過墜飾,從外套暗袋拿出魔杖施展了一個清潔咒,原本蒙塵並帶點刮痕的部分瞬間全變成當初的銀色,閃閃發光。「這是你重要的東西,所以要好好的維護它……是吧。」語落他隨即輕輕的在項鍊落下一吻,接著替Credence戴了回去。「只是這東西在這裡也很惹眼,你要小心別讓其他人看見。」


「啊……」看著幾乎變回全新的墜飾,Credence黑色的雙眸閃耀著期待與感激的光芒,百般珍惜的用雙手握住,幾乎快要哽咽,「謝謝您,先生,謝謝您!我知道了,我會好好珍惜的……」


「不會。還有啊玻璃獸喜歡亮晶晶的東西,你可要小心保管好哦。不見的話大概也可能是被牠拿走也說不定,到時候再跟我說吧,我幫你拿回來。」想起那黑色絨毛奇獸拿到珠寶和錢幣進自己口袋裡時喜悅的表情,Newt無奈的苦笑一邊叮嚀少年。


「是,謝謝您……!」心情一個激動,少年忍不住往巫師臉上一親,等到動作完成要繼續說話時腦袋才反應過來自己其實做了相當越矩的事,讓Credence一下子滿臉通紅並錯愕著驚呼,「先生!?對不起!對不起……!」


摸摸自己被吻的臉頰,Newt似乎明白自己剛才為什麼會這麼在意墜飾了。覺得自己犯傻似的嘴角勾起會心一笑,「Credence,不用道歉,我不介意你這樣做。」他溫柔的對他莽撞的行動做出正式的回應,並帶些緊張的靠近少年,「倒不如說,很高興你又靠我更近了……」頭一側,自己也往他臉頰輕輕吻去。


「唔?!」被頰吻的當下少年完全不敢動身子一下,直到Newt的嘴唇離開了臉頰,Credence依舊紅著臉並僵直在原地。但不可否認的是,連家人的吻都沒擁有過的自己,從這輕輕的吻得到了足以溢滿心口的溫暖。


綠色的雙眸注視著那羞赧的孩子,又一次確認了自己的感受——此刻看著Credence竟可以感受到萬分愛憐。一切都得以明瞭,不論是說話仍然會緊張、努力不提到Graves、在意墜飾、又或是不由自主的看著他會覺得他很可愛,這些事全都指向一個結果。


如果說他內心有誰已經占據那個重要位置的話,還真希望是自己。


「Credence……」

「是,先生……?」語尾尚未落下,Credence發現自己身子已經靠著一張溫暖而實在的胸膛,腰肢則被雙手環繞。「怎、怎麼了嗎?」他緊張的問,好不容易快消失的緊張和臉紅心跳又回來了。


「抱歉,抱歉Credence我應該嚇到你了、」他萬分愧疚的道歉雙手卻誠實的收緊了,「我沒辦法克制我自己……」口吻中帶了懊悔,Newt自己也難為情的臉紅了,紅到甚至臉頰有些淡色的雀斑被蓋過。可他的確壓根不想放開懷裡的人。


Credence第一次看見這樣窘迫的他。不同以往的先生,也有一點,可愛?「唔……沒,沒關係的。」窩在他的肩窩,Credence悶悶的說。


他們揚起了嘴角,淡淡的幸福蔓延,卻不輕易消散。







----------------------

第一篇保育組終於生出來惹!

結果故事跟標題一點關係都木有(笑倒(不

腦洞這麼多終於有一篇成型

好感動先擦個眼淚(您好囉

最近真的低產到不知道用什麼敘述的程度,怠惰啊(還敢說

我家的斯卡曼德先生這麼主動還無意識把部長當假想敵

應該嚇到太太們了,還請各位海涵(直接被丟進焚化爐

總之大家新年快樂!

由衷希望保育可以更熱一些TAT

20170130

评论(2)
热度(31)
雨,來自灣家的冷逆自耕農,龜速且隨心所欲的碼字,可拆不逆不吃無差。tag:叉男CE/MCU盾受鐵攻/FB保育組GGPG。RPS同上與相關拉郎。最近不小心被本尼網羅。
© 妄 想 國 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