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來自灣家/佛系段子小能手/可拆不逆。
tag:叉男CE/MCU盾受鐵攻/FB保育組GGPG/神夏福受/RPS同上與角色拉郎。
小皮球沼底絕讚生存中。

© 妄 想 國 民。 | Powered by LOFTER

【X-MEN/CE】漸漸遠去

[ ! ] 時間點Apocalypse,教授還沒連繫上Erik前,或許有點啟萬(?






Charles,若是一切可以像你說的一樣這麼簡單就好了。


十年來隱姓埋名的生活換來的只有一瞬間的折磨,Erik沒有換到人類的友善,更沒有換到接納,他無法忘卻妻小漸漸在懷中失去溫度的軀體,Nina,他年幼的女孩,Erik前幾天才對他唱過那世代相傳下來的搖籃曲。他再也找不到一張溫暖的床供他心愛之人安睡,找不到一個能夠安居的地方。


他不會想念那些本應是美好的一切,他不會想到他的家,正如他將母親的回憶深藏在心底。此刻身為四騎士跟著Apocalypse——最古的神,充滿力量與毀滅的承諾對那時的Erik來說,或許是個救命線,只是希望的具現不再是和母親一起點燃的燭光、也不是和妻小平淡卻幸福的日子,而是那年在集中營被迫的拆散、力量覺醒時的憤恨,和妻小冰冷的屍首。


離奇的是,他有時仍會想起Xavier家的宅邸,想起自己擁有的曾經,竟然都二十年了,一切恍若隔世;他這次也變強了,但這裡沒有溫暖,只有力量供他摧毀人類。世界可能因Apocalypse的野心產生變化,如同自己和Charles的關係一直在轉變。


那年他們年輕,一起笑、一起學習控制力量,他為自己的過去落淚、自己為他留下,甚至有了感情,Erik透過Charles學會了家人以外的親密感情是什麼,不是那些輕挑的,是深刻的溫暖、能被稱為愛的東西,但意見的分歧讓他們還來不及說長久,古巴海灘上發生的事則讓他對Charles仍有一部份愧疚。


十年後,他們在飛機上大吵一架,Erik第一次為Charles低下頭來道歉,為了Raven和淪陷的未來不得不再合作,和解了卻也回不去原本的關係,他去規劃他的學校,自己逃往東歐。然而又一個十年過去,如今他們太久沒見,連朋友能不能算上都還不知道。


他曾有一次收到Charles的信號,一段時間以前——他剛從工廠下班,正準備梳洗和女兒一起品嘗妻子的晚餐。


「晚安,我的朋友。」

「……Charles?」

那再熟悉不過、擅自窺探別人隱私的聲音。Erik曾覺得這聲音給他一種傲慢,但此刻卻是說不上的懷念,但他不願意承認,只是想再確認一般的是不是他,因為有關這個人的一切都已經太遙遠了。


「是的。」Charles的聲音比以前更沉穩了些,或許是開始擔任老師的關係,但仍保有他原本的親和,「好久不見了,你還好嗎?」

「為了問這個蠢問題你特地打開Celebro?」Erik從鼻間笑出聲來嘲諷Charles,「不需要你來擔心,教授。」


「你這麼說可有點傷人,」他知道那不一定是真心話,Erik不會輕易說出在乎,Charles身上存在的驕傲也讓他感覺這麼認為並無大礙,這種事通常他不使用能力他也知道他真正的想法。「我只是想這樣確認你還好好的活著。」


這聽起來真讓人不舒服,「所以你天天都在監視我?」得了,他有點後悔沒把頭盔找回來了,「Charles你的控制慾就不能有點——」

「Erik你聽我說,」Charles急著解釋斷了Erik的話,「並不是天天,這次也只是這幾年來第十次而已……」

Erik已經連白眼都懶得翻,但聽起來這頻率總的說來也沒有很頻繁,那就算了。「真的沒有什麼大事?」


「爸爸,你在跟誰說話?」上樓來催促的Nina的聲音讓Erik回過頭去,「嗯、我和媽媽想你怎麼還沒好。」

「你有女兒?!」

「閉嘴、Charles。」Erik在內心咬著牙說,接著帶著笑容過去抱起Nina給了一個頰吻,「爸爸馬上就洗完澡下去找你跟媽媽囉,快下去幫我擺好碗盤等我吧!好嗎?」

Nina用力點點頭,「要快點哦!」圈緊了父親的頸子給也給了回應的吻,踩著愉快的小腳步下樓了。


「居然還有老婆了……」

「安靜。」

「我只是覺得你不告訴我這種重要的事,很失落而已。」

「那你現在知道了。」Erik沒有正面回覆Charles,只是走到浴室前開始褪去衣物準備進去,「你剛剛也聽見了,我得趕快下樓。」


「不管怎麼說,你現在好像很幸福。」Charles的聲音聽起來像放了心,卻又有些惆悵。「我也得去上課了,否則讓Hank知道我來這裡,他肯定又要調侃我。」語尾被笑聲點綴,Erik聽見有些不自在,有股熱流在胸口化開,除了懷念又有一種莫名的留戀,甚至紅著了臉。彆扭讓他不願去想自己已經多久沒聽見Charles的笑聲。但他不想被那個心電感應者讀到,更不想影響自己的感情,他只是簡短應聲,也沒有道別,接下來他就再也沒聽見Charles的回覆。


從那之後,Charles的聲音再也沒出現在Erik腦中,直到悲劇發生那天,也沒有再次對Erik伸出援手。


「我的孩子,你有什麼煩惱嗎?」


Apocalypse走向陷入過去而獨自站在角落的Erik,查覺到他複雜而沉重的神色,Angel、Storm和Psylocke也在遠處對Erik投以疑惑的眼光。


「沒有什麼。」在這些人面前仍然帶著防備的Erik隨口否決了,「沒必要提的小事。」


「Erik,我重視的騎士,」Apocalypse伸出一手輕捧住Erik的臉,眼神充滿了眷顧,宛如祝福,「我賜予的力量,將使你無所畏懼。而你必將去清除那些傷害你的人們。」遠古之人充滿期盼的揭告,唯恐他的僕人不知如何毀滅。


Erik接受了Apocalypse的宣示,灰綠色的雙眸再也沒有任何躊躇,彷彿看著那位尊者的雙眼,一切都像灰燼般渺小,只有仇恨和破壞在茁壯。握緊了拳頭,他等待出征的那天,被授予權柄的紅色騎士將奪去地上一切太平,如同他悲慘的際遇。


不管怎麼說,你看起來好像很幸福。

Charles那天的聲音漸漸遠去。






----------

看完電影這麼久,終於生了一篇出來啦,雖然依舊是小短篇...(還敢說

一開始只想到天啟大大跟小萬說話的小段子

教授完全變成一個醬油偷窺役...

想著聯絡上小萬的時候教授也沒提有沒有先知道他有家庭這件事

加上我實在不相信他只會偷窺Moira,所以就腦出Celebro偷窺片段了

為了呼應四騎士和天啟大大古老的口吻還去翻了一下聖經

這種語調感覺真難,但願有傳達給太太們(?

20160804

 
评论(5)
热度(36)
  1. 私は、嘘の世界で生きてるんだ妄 想 國 民。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