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來自灣家/佛系段子小能手/可拆不逆。
tag:叉男CE/MCU盾受鐵攻/FB保育組GGPG/神夏福受/RPS同上與角色拉郎。
小皮球沼底絕讚生存中。

© 妄 想 國 民。 | Powered by LOFTER

【美鯊】I want it that way(side.James)

[ ! ]完全的现实时空,慎点




回到家已经是隔天深夜,颁奖典礼早已直播结束,他看着他的好友(更准确的说,无缘的伴侣)的画面开始出现在各大新闻台,他知道比起他,媒体更注重那位本就应获奖的优秀前辈和其他得奖者,可他却能因为那几秒落在他身上的镜头而一直转台找寻任何他的身影,不让他从自己的双眼离开——等到自己发现这愚蠢的行径,他懊恼的放下遥控器,想让自己清醒般的双手揉了揉脸。


你已经不是他的谁,快停止这无聊的举动。

他喃喃,但还是没有关上电视。


映照出来的他的样子和声音让记忆的盒子被打开,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从筑起友情那天、从紧握爱情那天、从失去所有的那天。


James不愿,可他必须时常提醒自己这件事,因为在那天以前,他和Michael之间的一切都自然的过分,他让自己快乐的甚至可以让他忘记他们是极密的在保持这样的关係,直到他回到家看见妻小或有人提醒他有家人。自从有他,世界已经失去原应有的秩序,他们再次相遇,本以为只是段又相繫起来的缘分,但当他们不自觉的偷偷牵起手来时,他明白了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James记得,第一次他们明白彼此的心意的时候就像初恋的少年,他们紧张又尴尬,可是简单一个对视就又可以被深深吸引,然后他们不自觉的靠近,接吻,循序渐进。他记得那带有强烈感情的眼神,他直看着自己,彷彿那火热可以让自己灼伤,也记得Michael起初反抗的厉害。


「你已经有了家庭,我不能——」

「但是你喜欢我。」


他也不知道那时打哪来的勇气和强硬,也许他再也无法再在Anne面前问心无愧,无名指上的婚戒再怎样提醒自己,他总会深陷在对方之中,也总会让还留下一点理智的Michael最后迷失在他给的一切。

既定的框架在当下对他来说都该死,他才明白他再也无法从这份热情中逃离,正如乾柴点上了火后无止尽的延烧足以燃尽整座森林。


James想起,事情结束后他先醒来的时候比较多。他会看着床边熟睡的男人,整整他稍短的浏海,在他的眼角、鼻尖和嘴唇留下一吻,要是玩心一来,或许在Michael还没全醒时他会吓吓他。若先醒来的是Michael,睁开眼睛首先听到的总是来自浴室的流水声。要是发现门没锁,James会闯进去,和他一起被花洒淋的一身湿,Michael会笑自己胡闹,但那个捣蛋鬼接下来会用吻来让他闭嘴。


诸如此类的甜蜜时光不经常,却也正是造成他们每次见面都可以这么热情的原因。在遇上那个人之前,James不会知道爱可以这么浓烈并充满渴望。


James知道,他们的关係非道德而且是个错误。要相信他真的懂,但没人能真的收拾这样的结果。遗憾的是任性的也往往是自己,他总要Michael相信他们之间,因为他无法想像失去,真的没有办法。

爱使人盲目,他竟然到此才发现这句话真的存在。


所以James说服过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谁都不能去责怪,因为那才是摘下自己的盲目后的理所当然,而非他本来所认知。


现在萤幕上的他,在女友要上台领奖的时候吻了她的脸颊,熟悉不过的脸孔却洋溢着不属于和自己的幸福。

James看着电视裡激动致词的女孩,他想起那天的来临。


初次见到Alicia时他内心数个轰隆作响。


Michael说了要约他吃晚餐、想要让他见一个人,带来的就是她。但过程中他发挥他的天赋在那瑞典女孩面前演得很好,是大家所认知、Michael Fassbender的好朋友James McAvoy。他一边警告自己不能出任何差错、一边无法隐藏对这个女孩的敌意。他确实没忘记此刻身为朋友的自己,但内心身为伴侣的自己却开始坐立难安,他第一次觉得受到威胁,他甚至想要直接拽着Michael离开,越远越好。


随着流程渐进,眼前的情景逐渐像别个时空——明明就在身旁,James却觉得对面的Michael再也不如他所识,他对着别人谈笑、对着自己客气的招呼,这是哪裡出错了?对James而言,在这裡发生的一切,就连他平常最乐于欣赏的那笑容,看起来都像谎言。他想不起来他们两个到底聊了些什么、又到底和自己说了什么,James只得到一个讯息就是——好好保持笑容和一些既定的客套到最后就好,那也许是他最后一道理智防线。他有预感要是去在意,他真的会鲁莽的把Michael带走。


直到Alicia有工作的准备必须先离开,他终于切换表情与身分,开始对Michael质问。


「告诉我为什么?」James轻轻的说,这是他隐藏自己激动的方式。


对面的男人对于这冰冷的问句,Michael深呼吸彷彿是为了这早就知道会被提出的问句做准备,「我一直没有勇气……」在餐桌上交迭双手,「但我觉得或许、」


James害怕下一句话的任何可能,慌忙伸出手紧握他的,并轻摇着头。他用蔚蓝的双眼直盯着Michael,要他不要开口,或是要他说的绝不是他预感强烈的事情。


拜託你了。不要这样对待我。


「我们还是回头当朋友比较好?」


James仍不放弃的依然盯着他,彷彿从没把这句话收进耳裡,紧抿着嘴唇,握着的手越握越紧,甚至微微颤抖。


请不要这样。


「和Alicia在一起也让我明确的思考了这件事,James,我们都应该要回归正常了。」


伴随这句话,Michael抽开了被James握住的双手,代替话语告诉他自己已经彻底拒绝了他的求情。


心只剩下痛楚和懊悔,James就算想装作没听见,什么也没握住的双手也会更无情的让自己知道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他停留原地很久,最后他终于尊重的撤回双手,苦笑着点头了解,酸涩化开满溢着胸口,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难堪了。


「嗯、你说得对,我们这样的确太奇怪了……」他低头怕让Michael看到现在显得有点悲惨的自己,慢慢的说话以确保可以维持冷静整顿情绪,「照你说的,当回朋友吧,兄弟。」


语落,James最后抬起头来,给予的是祝福的微笑。

Michael轻轻点点头接受,也扬起嘴角,轻轻说了声。


「谢谢你,James。」


他不知道对方怎么想,但对James来说,那是他生命中黑暗的日子之一,或许是最黑暗。


饭局结束后像是一种无形的默契,他们各自开车回家,James一边操着方向盘一边看着玻璃窗外伦敦马路和泰晤士河上倒映的灯火璀璨,但就和那些美好一样,车一往前开,一切就全部消逝。


另一个无形默契,在那之后他们除了公事再也不联络,直至今日。


电视已结束典礼相关新闻跳往其他,但James仍坐在沙发低着头回忆那些无法挽回的美好,早已无视自己的提醒和说服。他很久没想念起他,且他明白那份感情,纵使只剩下无尽遗憾依旧如鬼魅般不肯退散。他说过无法想像失去,就算摘下蒙蔽回归原有的价值观,知道这对彼此真的是最好的选择,但那个人再也不为自己笑、再也不为自己张开双手——他们接下来一辈子都只能当朋友了。


终于,连分开那天都没有落下的泪水,无药可解的心痛为他带来。


他们只能走到这裡,真正的幸福也不会是他们互相给予。James此刻终于明白这点,并用眼泪去正式画下句点。



「——Daddy?你回来了?」


一个稚嫩的童音从楼梯口传来,让James草率的随意擦擦脸颊,不意外是他的儿子。一个深呼吸整理走上前去,蹲下来摸摸他的头,「是啊我回来了我的小男孩,半夜不睡觉爬起来干嘛?」


「上厕所后……发现客厅亮着……」男孩懒散的声音证明他睡意仍在,但父亲的泪眼和蒙上哀愁的脸孔他没有漏看,「Daddy,你哪裡不开心了吗……?」


「噢、没有啊,儿子……」忘记自己伪装没做好,James只想赶快打岔,「Daddy只是头有点痛。」


「Daddy头痛吗?可是Mommy睡着了,我也不能开车带你去医院,要是Michael叔叔在就好了,他跟你是好朋友,可以带你去。」


儿子因为父亲的话题稍微清醒了,童颜童语反而误打上了问题的核心,James顿时什么哄骗的话都说不上来了,他只想着要停止话题,「不,他忙着呢。」


「Daddy,你跟Michael叔叔不好了吗?」孩子歪头。

「没有……乖,回去睡觉,嗯?」

「可是Daddy,你在哭……」


孩子伸手往父亲脸颊上一摸后,给他看自己小掌心上的晶莹,James瞪大了双眼,伪装不只没做好还不攻自破,真是太糟了,「什么?噢、噢这是……」他抹抹脸,惨了连替自己找藉口都办不到,我可是就快要能从情伤摆脱了呢,可不记得自己这么脆弱,绝对是家裡小男孩太敏锐一下子让原形毕露了(他不会承认这是推卸)。

在下一秒这想法更得到印证。


「Daddy,你喜欢Michael叔叔吗?」


他竟然有一瞬间思索着儿子指的到底是哪种意义上的喜欢,明明这么好釐清的事。James抱起孩子回到客厅想着到底该怎么回答,他最后用真心说了,「嗯,喜欢啊。」说得苦涩。


孩子当然不会知道父亲是用什么心情去回应他,「那Daddy你不跟Michael叔叔和好吗?」

James继续用他的视角出发,「应该不能和好了。」他摇头,嘴角努力上扬,却形成一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可是你喜欢他耶,Daddy,朋友不是很重要吗?而且跟叔叔在一起的时候你很开心呀。」孩子坐到父亲身旁,「Michael叔叔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也都会笑。」


小傻瓜,那都过去了,我们都不连络半年多了。他开始觉得儿子的言论让他有点烦躁。


「Daddy,我相信叔叔也很想再跟你说话的,要快快和好哦,因为我也喜欢你们,不希望你们吵架。」

「儿子,谢谢你的关心,我会想办法,不用担心我,OK?」


他不希望孩子继续挑战他的底线,开始想办法让他回去房间乖乖上床睡觉,吻了他的脸颊拍拍肩膀,用眼神示意楼梯要他上去。儿子看到父亲的眼神,自己也乖乖的点头,回吻了他的脸颊,说了晚安后上楼,看着男孩的背影,James心想小孩有时还真是可怕。


他知道孩子基于好意,自己或许不应该这么抗拒。冷静下来回想儿子那些或许说得上是建议的话,他竟然可以开始想要怎么面对并重建Michael和自己的关係,并相信男孩说的「他也想再和你说话」,哪怕是普通的日常、就算是听他提Alicia也好。


宁静在James关上电视后回归,没过多久,桌上的手机震动又划破了它,打断了James正要开始的思考。他拿起手机,萤幕上来电的名字让手机的主人愣了愣——是那个不久前还在电视上的Michael Fassbender。


James让震动持续一阵子,他起初反射性的犹豫该不该接,也许是鲜少交集后带来的紧张。但他也确实很久没听见本人的声音了,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基于回归了朋友立场,还是可以说一些话吧……


他推开通话解锁。


「Hello?James?」


那许久未闻的温和中音引起内心一阵激动,但他故作镇定,「晚安。好久不见了?」只有上天和自己知道他此刻心脏就快跳出胸口。


「只是、想问你最近如何……」Michael听起来也很紧张,「我们很久没私下联络了……」


他们想法竟然一样。依然存在的默契让自己冲动的想说些什么,James知道绝不能、也不是以往那些爱语,但反而成了一种不知该如何挑选的彆扭,「我知道、没有关係。」操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回应?!于是他马上随便找一个彼此之间可以继续下去的话题,「哦对了,Alicia得奖了对吧,替我恭喜她!」


「噢,谢谢你。她现在睡着了……醒来我会跟她说。」


啊。这句话浪般的在一瞬间冲毁了James的言语能力,好像说错话了,但又不知道该再开些什么新话题,随之而上的是浑身尴尬。不行啊,要是这样败在这裡就太逊了,刚刚说好不逃避的人是谁,不就是自己吗!


这是面对,而你必须做,James。他在心裡告诉自己。「她在睡觉啊……要是知道你打给我她不会生气吗?」他嘴上说的轻鬆,双手却分别紧握话筒和拳头。


另一端发出闷闷的笑声,或许是为了顾虑Alicia在隐藏。这么说来,好久没有逗笑这个人了。「不会,她不会的。」他可以看见Michael说出这句话时的表情,绝对在一边笑着摇头,然后露出那排招牌牙齿。光是栩栩如生的想像James就可以让先前的紧张消失的无影无踪,跟着笑了出来。


他们都不再待在那个过往记忆当中,但有些熟悉的东西却一直都还在。原来他没有改变,依然是那个自己熟悉的。实际体会这点,彷彿可以提起勇气完全释怀。


不再苦涩,他又找回以往那个笑声,「能再听见你的声音真好,Michael。」打从内心,James说。


「我也是。」

「但真的很晚了,你需要休息。」

「James等一下、」


Michael留住的声音让James想挂电话的慾望消失。「Yes?」他故意提高音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可以使人发笑。


「噢,别再逗我了……」他语带笑意结束轻鬆,慎重的开口,「我是想说、James……以后还能这样打给你吗?」


James似乎读得出Michael还在担心些什么,不外乎绝对跟自己有关。他决定也慎重的开口,那不仅是给他的回应,也是给自己对他们的过往最好的道别。


「听好,Michael。」

「嗯。」


「跟你在一起是我最棒的时光。」他不多提其他可能会令对方感到抱歉的心情,继续说下去,「祝福我们,特别是你。」


James又开口说下一句,温柔的让人沉溺。


「            。」


当他说完,他发现Michael沉默了片刻,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说不清,因为他嗓音哽咽,他甚至几度无法保持原本控制得很好的音量和声调。最后他才完整的說出来——「谢谢。对于你,我也那么希望。」


他泛起温和的微笑,「我相信我们都能够。晚安,等我们下次联络。」


他们友善的道别,挂上了电话,各自迎接没有彼此的环境与时间。



"愿你幸福,因为那正是我想要。"






---------------------

看完奧斯卡後腦洞狂開

但最近剛好看到一些比較灰暗的傳聞,所以就不小心自虐了(。

BGM是Backstreet boys的"I want it that way"

分手>痛苦>逃避>面對>祝福的過程很難去描述

雖然懂那種感覺是什麼,但是變成文字後卻會不小心矯情掉|||

總之坎妹,你一定要給鯊鯊幸福啊(交代遺言狀(什

20160307

 
评论(10)
热度(38)
  1. 私は、嘘の世界で生きてるんだ妄 想 國 民。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