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來自灣家/佛系段子小能手/可拆不逆。
tag:叉男CE/MCU盾受鐵攻/FB保育組GGPG/神夏福受/RPS同上與角色拉郎。
小皮球沼底絕讚生存中。

© 妄 想 國 民。 | Powered by LOFTER

【X-MEN/CE】極短篇x2

[ ! ] 皆First Class背景





 

01. 稚子

 

Charles忘不了那温暖的记忆。属于那个人内心唯一的一份柔软。他眼前只有敌人,仇恨冲刷他的脑袋令他看似一无所有,忘记了那份最深最深的亲情。这无非吸引了Charles,想成为他的助力,甚至是再替他製造更多温暖。


Erik很单纯。正因为单纯,所以被伤的越深防备越深,变得不懂得再去爱一切事物。这是他保护自己的措施,进而影响他的想法,Charles曾经成功改变过他一次,这是足以鼓舞他的。 

 

「嘿,晚安,你来了。」

住进Xavier家的城堡以来他们每晚都会聚在Charles的房裡下棋,Erik自然的坐到年轻教授的对面,开始摆起他已经准备好在桌上的棋盘和棋子,「你明明在等我,为什麽不先摆好?」

 

「这个嘛,」他看着他摆好阵,「比起摆棋我更想等你,就这麽简单。」

 

「那我倒是希望你可以改掉你这奇怪的想法,这样一点都不实际。」Erik没有改掉他平常硬派而严肃的作风,他又看了一眼Charles,知道那玩味笑容的可能性,「不准读,我没有说谎。」

 

「放鬆一下嘛,我又没说我要读。」他伸手拍拍Erik的肩膀,「有个人在等你,你不喜欢?」

 

Erik想了想,沉默,「倒也不是。」他说。

 

「这就对了,」Charles点头赞许,嘴角拉出温柔的弧度,「Erik,我的朋友,我无意冒犯,但,我想给你所缺乏或你希望得到的。」

 

天蓝色的双眸对上了自己,Erik不否认被这句话深深吸引,他这才发现每次在Charles面前他有多麽毫无防备,就算他不使用自己的超能力,也可以把自己看得透彻,一丝不挂,「……Charles。」


「我听着呢?……噢!」 

 

Charles等待Erik的回应,下一秒却感觉眼前一阵冲击,原本还隔着一张桌子的人,已经来到面前抱住了自己。他蹭了蹭眼前有点宽的胸膛,乾淨的肥皂味道清晰的绕在鼻间。「你还好吗?」

 

「不太好……」他双手收紧,想努力压抑,结果却仍是颤抖的嗓音,「先这样,好吗?Charles……我很抱歉。」

 

「没有关係,」教授伸出双手环抱他的腰,轻拍像是安抚一个孩子,他笑说,「看来没有摆棋是正确的。」

 

Charles就像一旁燃烧的炉火,渐渐的融化那个刚逃出集中营生活的孩子那冰冷的心。

 


 
 
 

02. 萌芽     [ ! ]超OOC请谨慎观看

 
 「你喜欢上Erik了?」

「嘘、嘘——!我没要你说出来,Raven!」

 

Charles连忙把食指放在妹妹的嘴唇上,严肃的喝止。这天他们在趁大家训练时难得的来了一段兄妹相隔已久的小聊天,喜欢分享开心的事的Charles即使一开始多不想要说熘嘴还是没救的说了出来,或许这就是心电感应者的缺点吧,不能自己控制自己的脑袋。

 

「可是你自己先说了……」妹妹双手抱胸,接着想到什麽似的勾起恶作剧的笑容,蓝色的鳞片从头开始往下如骨牌般,一个完美的Erik Lehnsherr出现了。

 

「Charles。」

 

他开口,一步步走向兄长,故意凝视,甚至有意无意的往他身体靠去,Charles浑身不自在(更正确来说是类似羞耻的情绪),他推开了他,「该死的,Raven!」

 

「哈哈哈……!」Raven开心大笑到用手撑着肚子觉得痠痛,一边变回原状,「Charles,真该让Erik知道你会有这种反应。」


教授头痛了,后悔了,「我真想撕烂我该死的嘴。」 


「然后呢?别跟我说你已经开始每天想着他甚至打……我说不出口。」 

「……」他心虚撇头,以沉默作为回答:是。

  

「什麽?!」Raven尖叫一个不可置信,这对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女性来说无非是一种冲击,「噢,你真髒!」

 

「我有在你面前做吗!」Charles高呼,听起来很懊恼,看来他知道自己在妹妹心中已经被贴上一个假朋友之名行奇怪事情的烂人之类的标籤了,「Raven你不能怪我,一切都是、都是Erik他、他太……」

 

「我怎麽了?」

不知何时已经倚在门边的青年问。


Raven心想不好了,「Erik……」 

 

一旁的兄长连展现平常高明的社交能力也没有,只是当机在那裡。 


「Charles,你忘记关门了,」看来他要走了,已经转身,没有回首看那个自爆自己太多秘密的男人,「……然后用一下你的能力。」 

 

喀啦,门被关上。

 

Raven和Charles互看了一眼,以多少还是试试看的心态,教授把他的两指放到额侧闭上了眼,他看见Erik在门外靠着牆,困窘的红着了耳朵和脸颊,在内心开口。

 

(你其实可以不用一个人……我是说、那样太……不也不是那样,所以……)

(……所以,晚上我去你房间好吗?) 

(……不是不行。)

 

然后那个高大的男人跑离了走廊。


「嗯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Raven!我就跟你说吧!Erik!Erik就是这麽可爱啊!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rik怎样都无所谓,Charles,你先停止你在地上的滚动好吗?」

 


 

  

---------------------

 

第一次的叉男,想要写温馨又想要写搞笑,所以就变这样了(爆)

01出发点是EC...但到最后感觉又逆了XD叫兽发现并包容了erik内心最脆弱的地方很棒不是吗TT

02觉得叫兽yy着Erik萌到在地上滚的样子很可爱的我...

20151215

20160127

 
评论(9)
热度(4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