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來自灣家/佛系段子小能手/可拆不逆。
tag:叉男CE/MCU盾受鐵攻/FB保育組GGPG/神夏福受/RPS同上與角色拉郎。
小皮球沼底絕讚生存中。

© 妄 想 國 民。 | Powered by LOFTER

【美鯊】Insomnia

发呆。

天花板。

时钟滴答声。

偶尔出现、来自经纪人或同事的讯息通知声。


这种状况少许类似,跟他某部电影很像。他的床为了他可能的莅临而买了双人,如今Michael Fassbender一个人大字形的躺在床上,看似狭窄却又宽敞。


没有James的日子他已经懒得算过了多少,每当他睡不着又没事做就会这样默默地看着那纯白到自己想睡觉为止——这应是难能可贵的空閒时间。他不焦躁、也不埋怨,他知道这才是理所当然,或许彼此根本就不该开始这危险关係,虽然要是当年他不拦下他的伟士牌,他真的会后悔一辈子。


那个人总是可以让自己无所顾忌的跟着他一起笑。Michael有时候笑他这是一种专属于James自己的魔力,是的他本来就很迷人——连带着自己也跟着他走,被吸引、被夺走目光、进而踏进他的圈套。他知道这样绝对不是正确的选择,而James也绝对无意要在两人之间製造什麽另类关係。于是逼自己去结识新的女孩、开始恋情,但结果往往都在告诉自己放弃吧、你真的爱上了那个苏格兰人——他可以纯熟的驾驭自己剧本裡的角色,却无法好好演自己的戏。


那天一个单纯的聚会如今是Michael最大的梦餍却也是最甜蜜的回忆。聚会结束时间太晚,James来借住一夜。他们继续聊天,直到凌晨。拍完X-MEN后各自事业繁忙,嘘寒问暖和聊聊最近是少不了的,就算他们已在聚会说完了个大概。而Michael听James说起家务事总会有种寂寞惹上心头。


「你看起来不太好,兄弟?」James滔滔不绝操着他难懂的口音说到一半才发现对方不太对劲,不如说他已经发现很久,只是趁这次问出来。


「很好、James,我是说,可能是我空窗太久,所以羡慕你。」Michael回答。像以往那样无奈的摊手笑着然后耸肩。「你知道我一直都没有稳定的对象。」


「噢,Michael。」他摇头笑着,随兴地拿起包装纸吐掉他平常最爱嚼的口香糖丢进垃圾桶,「你一定会找到的。」James拍拍他的肩膀,不疑有他,这是对朋友信任的行为,对一个暗恋中的人来说却也是造成了一种伤害。


平静的海水下有暗涌,朝着James McAvoy去。


「James,」他抬起头,无助的看着他热心的苏格兰朋友,眉间的无奈让它们垂了下来,「我找到了,但我不配拥有他。」


「为什麽?」James提高音调,「你是很有魅力的,Micheal,别这麽没自信——」


「他是我的朋友,有贤慧的妻子,也有可爱的孩子。他细心为我设想,我却以这样的心情回应他。」


Michael彷彿再说一句话就会支撑不住自己的眼泪,他真的不爱哭,只是感情累积太久又太深长了。James闻言直觉不对,尴尬的沉默了。过了几秒,他才开口:「抱歉,兄弟……我很遗憾。」


「没关係,James,我也很抱歉,我就这麽说出口了。你可以避之我于不及,但请你宣传的时候放我一马——」


掩埋掉尾音和化解尴尬的笑声的,是Michael的抽气。那双蓝色的双眼,如今直直的看着自己,眼眸的主人则是靠近了身子,距离大约不到5公分,连鼻息都清晰。


「我怎麽会饶了你?你真是他/妈/的太晚说了,Michael。」

接下来的一切全用James的吻堵住。Michael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发生的可能性,当脑筋开始重新运转,自己已经被好友扒个精光,几乎全/裸的坦承在他面前。这是非常不自在的事情,他要他住手,但被拒绝了。


「就这一次、这一次就好,Fassy。」苏格兰人用浓厚的口音亲暱的唤他,握紧他的手贴紧在自己的左胸口,「只要我们不说,没人知道。Please……天知道他/妈的我真的、噢!」他不能再压抑,落下一个又一个吻,在他嘴唇、在他身上的每一个部分,轻柔却躁动,像是急着想一次霸佔他的全部。


Michael没有漏看仍在他左手上的婚戒,可此刻他们心意相通。光是这点就足以让那渴求这份感受的爱尔兰人忘掉一切只记得跟眼前的男人,他最好的朋友,他见不得光的感情所属一起缠绵一起结合一起分享同一份感觉。他也明白这是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他懂James要表达什麽——把这份错过弥补完,然后继续过彼此的人生。


这道理很简单,所以自然不会想到之后会多麽堕落。


爱令人神往,而当他得到实现后却是个无底深渊,火热而不可收拾。只要双方一有空档,忙完了私事就会想尽办法见面,见面了就是一场彷彿明天就再也见不到彼此的轰烈。事实上要这麽说也无妨,再也无法把持的感情的确得抱着风险,因为他们正在禁忌和道德徘徊,也正因如此,他们更加无法自拔。


Michael轻轻鼻叹。或许真的该找一天和James说清楚,别再这样下去了。

一道铃声划破了他的思考。


「……Hello?」

「……Michael?」

「James……!」他起身,「你不忙?」


「今天回老家,老婆和儿子刚睡着……」他声音听起来有些抱歉,「想说你大概也还没睡吧,所以,哈哈。」他没办法光明正大的说,我担心你。


「谢谢你,James。」即使如此他还是心暖的勾起笑容。

「需要睡前故事吗?我很厉害的哦。」


「噢,你已经炫耀过了,」Michael一边笑着说一边躺回床窝裡侧躺,「听听你的声音我就睡得着啦。」

「真的?」觉得神奇的上扬语调,笑了几下后又压低了声音像怕被谁听着了一样,「……I miss you , but……」


「别说!」他害怕。却在下一秒发现自己的失态,「……抱歉。」


不管是「真的没空所以没办法找你」、或是「我们还是到此就好」之类的,他都害怕,邪恶的心智要他只记得but之前的所有算得上是恋人之间的问候。「刚才经纪人说要早上要开会、所以先挂了,晚安,James。」


「wa、wa、wait!Mi——」


他随手把手机放到一边,又看回了天花板,原来人可以变的这麽现实利己而矛盾。Michael暗想,这样的自己太过软弱,又希望可以藉此得到更多依靠。是不是太狡猾了?


闭上了眼,他想着刚才电话裡简短的I miss you安心的睡去,证明他终究办不到离开他这件事。




------------------


第一篇美鯊,不忍說超級OOC...OTL

當時剛好看完珍愛來臨

所以腦袋都想開虐就變這樣啦...(抱頭

真的不是故意要你當渣攻的,一美!

20151220

20160127

 
评论(5)
热度(3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