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來自灣家/佛系段子小能手/可拆不逆。
tag:叉男CE/MCU盾受鐵攻/FB保育組GGPG/神夏福受/RPS同上與角色拉郎。
小皮球沼底絕讚生存中。

© 妄 想 國 民。 | Powered by LOFTER

【美鯊】Fragrance of Rain

伦敦一如往常的雨。水滴渗入因为忙碌而一直延迟报修的天花板,滴落在木质的地板上,形成一道灰色的渍,但Michael并没有发现——因为他一下工作便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甚至提早离开了杀青晚宴,为的就只是希望得到这几个礼拜下来不间断的工作应得的休息。



直到雨越下越大,拍打着窗户和公寓顶楼的水泥发出杂音他才烦躁的闷哼着醒来,虽然一看往挂在客厅牆上的时钟他马上就惊醒了,竟然毫无整理的直接睡了近四小时之久。他知道他没什麽时间整理东西,但他这麽犯让他觉得自己真的跟自己堆起来的那些杂物没什麽两样了,邋遢又紊乱。离开沙发的怀抱,看见的就是地板上越扩越大的水渍,Michael懊恼的扶额,他真的忘记报修了。临时补救般的随手拿了个小容器去装那频率滴的并不慢的漏水。


抓了套居家服到浴室洗澡,Michael淋着头上莲蓬头洒下来的热水舒坦的发出声音来。仔细听,这跟刚才外面那烦人的雨还真像。以往他从不会感觉生活周遭的东西,但此刻周遭噪音四起只有自己安静的状况下让自己特别想注意。


这麽说起来,好想念James。


他来过家裡作客几次,只要他们在一起,世界绝对不会如此静谧而无趣。James可能会在厨房做些甜点,而Michael就会调製些配合那些点心的气泡或酒精饮料,他们会一边佐以这些一边畅快聊天,天南地北,琐碎至刚才看到在附近玩耍的小孩子很可爱,重大至对演戏的看法或建议。他们也会像小孩一样玩着幼稚的追赶,常胜军是Michael,James总是被抓到或是先认输的那个,然后再趁对方满足于优越感的时候窃一个吻,或是几近性.骚.扰的动作,噢,不过建立在恋人这身分上,他知道这不成立犯罪。顺带一题,Michael从来没成功防备过。

然后只要感觉一来,他们就会上..床。Michael没有仔细算过,但他推断,大概家裡每个地方他们都滚过了。

那绝不是刻意,但最后他总会紧紧抱着自己,用他拿手的对孩子说故事的口吻,亲暱的向他说Night night , Michael. 后来想想其实这很滑稽甚至让人想吐槽他装可爱,即使在当下这些都只剩下加温彼此的作用。


踏出浴室,他一边擦着头髮一边莞尔一笑,原来连想着和他发生的种种都可以这麽开心。


整顿好一切后Michael打开电视,让声音盖过那讨厌的雨声,自己则随便的做了点菜,不外乎是那种可以即食的东西——比如义大利麵之类的,实在有点饿得等不及了。

加热即溶浓汤的时候Michael拿起搁在一旁的手机,试着拨给James。在要按下通话键的下一秒,画面便跳出了来电,竟然就是那个人。


他赶紧接起,并一边用头和肩颈夹着手机,「Hello?」

对面的声音溷合着类似风吹般的沙沙声,「Hey Michael!This is James , your darling!」他开玩笑着报上名来,了解到自己环境可能会让对方听不清楚,放大了点声量,「你在干嘛?回答大声点不然我应该听不清楚!」

「在做饭!」依他要求自己也跟着大声,而爱尔兰人好奇他人在哪才会这麽吵,「你呢?那裡听起来感觉不太优!」


「哈哈!」他的笑声已经和背景音融合,「你猜!」

「Ah......,我不知道!」一边拿着汤勺搅拌一边回答,其实有一半是因为他无法完美的一心二用。


「你很快就知道答案了!」对面突然安静许多,在发出一个类似关门的喀啦声后。Michael想或许是James到了哪个建筑物裡,或是根本已经到家,想要说先整顿好等等再聊也没关係的时候,家裡的门铃就响起来打断他了。


Michael理解了,他无奈地扬起嘴角关上了手机,盖上浓汤锅盖后前去应门,映入眼帘的人的确在意料之中,不过他的状况却是意料之外,但也理解为什麽刚才通话时James那侧会这麽吵了,是啊,因为他让电视声盖过了——


「噢天啊你这笨蛋!没有带伞吗?!」


赶紧让淋成落汤鸡的James入房,帮忙排好了他从外湿到内的鞋子,往浴室拿了专属苏格兰人的浴巾,丢到眼前这可怜的傢伙头上后伸出双手稍微急的替他拭乾他的头髮,不忘碎念,「James、在我印象中你不曾这麽粗心……」


「Sweet , 我剩最后一天假了,我只想着要找你,所以、」他一如既往的用轻鬆的态度一笑置之并耸肩,「而我现在也得到你的服务,这没什麽不好。」


Michael不知道要吐槽还是要开心了,三十好几的大人了还这麽蠢?!这不是你拍的那些爱情片!「拜託你正经点……这样会着凉。」怜惜的吻他因为沾上雨水而冰冷的脸颊,「快去洗个热水澡吧,你的衣服还在衣柜裡,自己拿。」


James噘起嘴唇给Michael一个正中嘴唇的吻,说了好。Michael拍拍他的肩膀当作催促,但James却没有听话,反而伸手蹭了蹭爱尔兰人温暖的脸颊,和他此刻冰凉的手掌成反比,当对方正要继续开口催促的言语时,苏格兰人趁势封住那要对自己开的口,吮吻着那因为在室内而温暖的薄唇,两人刚剃完的下巴鬍渣互相磨蹭着有点痒,却也让Michael放下了坚持,他亲暱的继续帮他的情人拭乾头髮,缓慢的(你知道他无法完美的一心二用),一边接吻,然后舌尖相互碰触,缠绵,到后来操作着浴巾的手也停止了,改成揉James冰凉的脸颊。


如此相近的距离让Michael闻到James身上属于雨水的特有气味,加上气氛和对象的调製,有种芬芳的错觉,这让他开始喜欢雨天一点了。


正当Michael被影响得已经要进入下一步,准备褪下衣物的时候,James惊呼一声,离开了他温暖的双唇,富饶趣味的伸出食指点住那两片薄嫩。「Wait,我记得要我去洗热水澡的是你,Fassbender先生?」


去/你/的,被摆了一道。爱尔兰人内心暗骂,他用眼神示意对方自己的不满来掩饰自己竟然被牵着走甚至还要更投入的懊恼和羞愤。


恶作剧得逞的McAvoy先生带着愉悦的微笑和轻快的步伐,抓着头上的浴巾一边哼着歌往房间去,路过那盛着雨水的容器时还不忘笑一下恋人,「你的天花板在哭啊,Michael!」


「他/妈该哭的是我!James!」


Michael大声的喊彷彿唯恐那个已经进浴室的人听不见一般,却也语带笑意,等到莲蓬头洒水的声音响起,他回到厨房,加入第二包义大利麵和浓汤。





--------------------


只是脑补這两小无猜的日常衍生出来小短篇(爆)

文风没有什麽欧美感(?)还有点OOC...TUT

鲨鲨没办法一心二用什麽的只是自己私自的妄想...

20151229

20160125

 
评论
热度(2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