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來自灣家/佛系段子小能手/可拆不逆。
tag:叉男CE/MCU盾受鐵攻/FB保育組GGPG/神夏福受/RPS同上與角色拉郎。
小皮球沼底絕讚生存中。

© 妄 想 國 民。 | Powered by LOFTER

【Eddie/Ezra】短篇集*4

[ ! ]把最近寫的保育組RPS彙整丟上來ww有AU有拉郎有肉文慎點!


陽日輝映下    [ ! ]拉郎配,欲孽迷宮Tony/壁花Patrick


「你相信永遠嗎?」

Tony踩著浪花,沐浴在海灘邊的燦爛陽光下,他晶瑩的幾乎慘白的上半身肌膚讓人怕他是否下一刻就會被灼傷。


Patrick坐在離他不遠的沙灘,對著他笑著搖頭,「不太相信!」他對他說,怕他沒聽見還提高音量。他想起那個被老爸發現就跟他翻臉的渾球,只因他給過的承諾中,不外乎有這看似美好、重量卻無法讓人好好拿捏的單字。語落,他眼裡帶了失望和黯淡。 


「我也不相信。」Tony伸了個懶腰,走回去Patrick身邊坐下,他的腳踝還殘留浪花留給他的海水。「我覺得那樣太沉重……我很清楚那種感覺。」他看向眼前的大海,藍綠色的眼眸中有著深不可見的、但Patrick無法讀懂的東西。


雖然來到這海邊兩人相遇也是前幾天的事,他們剛好都來度假,在這之中都會見面說些話。

他一直覺得Tony看起來乖巧又文質彬彬但挺神秘,並有著淺顯易見的脆弱。也許他有著跟自己一樣的傷痛、又或者更深的,才讓他看起來好似無時無刻都需要點溫暖。身為富家子弟,不能說的秘密大概太多了吧。


「那你幹嘛想那些?」Patrick決定一笑置之,替他撥開心中的烏雲,「一個人胡思亂想,會悶出病來的。」


男孩的微笑反而令Tony不是很自在,一種直接滲往心裡的熱度使他緊張,他確信那和以往的對象的感覺都不同。他倉促看了一眼後隨手抓衣服口袋裡的菸和打火機試圖要點起來,卻被Patrick阻止,被他抓住了手腕,拉過來給了他一吻。


「我以為你問我那鬼問題只是你爛透的搭訕方法。」Patrick在接吻間說,但沒再繼續,停了下來。「我不是個隨便的人,可是你既然來度假開心點吧,這裡可是海邊,開心就是南島樂園、難過心就比海更藍。」他勾起好看的嘴角,起身來拉起Tony的手要他跟自己一起回到浪花的懷抱。


「等——」

「沒有永遠,可是我們有現在。」

Patrick說的理直氣壯,說的沒有反駁餘地。Tony又看見他的笑臉,像頭頂藍天上高掛的陽光。兩雙腿與浪花互相拍打,那就像一首輕快的歌,讓他想要拿起琴來彈奏。

Tony終於笑了。




Flower    [!] AU,銀行員!Eddie/花店員工!Ezra


Eddie Redmayne,35歲,從事金融業,銀行上班族。興趣是種些花花草草,為什麼不說是園藝呢?因為自己只是單純覺得看這些植物會得到心靈上的療癒才接觸的而已。假期回到老家,花園也不假他人之手自己照顧。在倫敦的水泥叢林裡唯一得以喘息的事就是照顧公寓陽臺前自己種植的小盆栽們。每個禮拜放假一定會去的就是這社區裡的一間花店,雖然小間卻有都市少見的人情味。


「嗨,請問有什麼可以為您服務……咦,是你啊!」

抱著裝滿百合的鐵水桶帶著朝氣向Eddie打招呼的黑髮青年看清來者後明白了是那位一定會在星期六光臨的熟客。「今天買什麼,肥料?還是新的種子?」


「我想買點肥料沒錯。」Eddie對青年揚起得到理解的微笑,「種子下次吧,這次的都還沒開花呢。」

「好的!」他把純白的花兒們包裝好放進冷藏櫃,一邊走回櫃檯書寫訂單一邊回應他的話,「跟往常一樣嗎?」

「是的,麻煩你。」


「沒問題!」他寫好訂單釘在牆上的軟木片佈告欄上後笑臉迎人的看著他,接著進去儲藏室內抱起指定的肥料袋拿了出來走到Eddie面前。「抱歉,你來前有訂單要變成急件,老闆又不在所以有點忙,沒辦法好好接待你。」

「噢!這樣,真抱歉……」


「為什麼變你道歉啊哈哈哈,」青年覺得對方的莫名挺有趣,即使知道他是因為覺得打擾自己才出此言還是掩不住笑意,「來。」眼神拋向那包象牙色肥料袋示意。


自己似乎被眼前的人調侃了,也難為情的側頭傻笑起來。這麼說來這位小哥好像從第一次來的時候就在了呢。拿出錢包付錢簡單道了謝後自桌上拿起沉重的肥料袋,本應就這麼離開回家的,卻越來越在意起他。但他說了要處理急件對吧?還是下次來的時候再跟他聊聊呢……他不自覺的開始在原地沉思起來,就著抱住肥料袋站立的模樣明顯的十分突兀且滑稽。


「先生?」

等到回神後才發現青年在眼前揮著手試圖喚回自身已經不知道飄去哪裡的意識,Eddie這才發現自己又鬧了一個笑話。「噢,抱歉!」


「你,還好嗎?」他是在擔心,但也再次難以掩藏笑意,語一落唇角依然不停的顫抖想憋笑。

「啊,啊哈哈,抱歉,你想笑就笑吧我也覺得自己滿蠢的。」他尷尬的回應,沒有看漏青年忍耐的表情和從他喉間發出來的哼哼笑聲。


「對不起,你今天跟平常很不一樣,所以……」連忙去整理其他花朵,他想讓自己不要再繼續集中在那些笑點上,轉移起注意力。接著店門口的鈴鐺響起,來者是一位一進來就匆忙走向青年詢問的男性,看樣子是急件的客人上門了。

Eddie看著開始接應的他,心想自己果然搞砸了,默默的離開。

回到家後打開陽臺落地窗,第一件事就是把那肥料袋擱在往常的位置,再把原先剩餘不多的份用鏟子小心翼翼的放入盆栽中,這時候總是他最開心的時刻。細心的照顧它們,等他們茁壯開花凋謝,再一次迎接新的生命。有時候還能藉由它們激發很多想法,一有靈感還會拿出寫生冊出來用畫筆去紀錄描繪是他這個大學唸美術畢業的人的通病,也是他枯燥的銀行員生活中唯一色彩鮮豔的地方。


然而他想起這次有些植物是那個年輕人推薦種植的,像薰衣草與薄荷,既能驅蟲味道又好聞,而且還方便居家種植。

「還真是想都不想就接受人家的意見了呢。」Eddie蹲在盆栽們前面自言自語後笑了。


整理好他的陽臺小天地,Eddie回到室內悠哉的坐在沙發上閱讀。連外頭車輛的聲音都離此刻的自己如此遙遠,直到身邊的手機傳來一陣震動,是通訊軟體的訊息通知。


『哈囉。給聊嗎?』

一個名叫Ezzie的人私訊過來。Eddie沒有讀訊,反而先看他的帳號去搜尋他的自我介紹。

交友軟體大概是他當初想也沒想過會玩的東西,但每個朋友都在他失戀後要他去辦這個,千推萬拖之下還是無法倖免,玩著玩著倒也真的認識到不少同溫層的人,發現自己並不是孤單的——他隱藏得很好,他不完全只喜歡異性。


他瀏覽起他的檔案,24歲男性,自稱queer,任職服務業,晚上在酒吧當駐唱樂團的鼓手。頭像一大半是他的鼓面和鼓棒,以及只有一點臉的自拍照。都是黑白濾鏡,確實滿有音樂人的氣質。

反正也只是聊天而已。


「嗨 : ) 」Eddie放下書本回應敲打鍵盤。

『看你35歲還有個好工作 怎麼想來玩這個?』

「因為現在是空窗期」

『你以為這裡找的到真愛嗎?!哈哈哈,現在大家都只想找一夜情而已喔』

「那你也是嗎?」

『你猜? :-P』

他想了一下才回應,「不是,如果是的話你早就開始跟我約時間或是說些鹹濕話題了吧」

『自以為很懂呢哈哈』

「小我十歲的男孩也不是太難懂啊」 然後對方傳了一個生氣圖案和一朵枯萎的花,引來自己的笑聲。

『我今天包了一束百合花 但我其實很不會包裝 所以被客人要求重做了』


看到訊息聯想起今天花店裡那被放入冷藏櫃的百合,又讓他想起那個人。加上對方的定位和自己在同一個社區,忍不住推算著這可能性。但……這麼巧的事情,還是不太可能吧。「你不是服務業嗎?怎麼有花」

『我在花店打工 : )』

喔,上帝。「哦,這樣啊,我很喜歡花呢」

『看得出來啊,從你的大頭貼 : )』


Eddie的頭像是他花圃的花草和他臨摹植物的畫作,暱稱也打上了完全跟姓名絲毫關係也沒有的freckle(大概是給自己的調侃,因為臉上長了不少雀斑),心想這樣應該不會被對方發現吧,懸著的一顆心稍稍放下了些。

『我店裡也有一個客人跟你一樣是銀行員呢』

……上帝!「你在跟我聊天,為什麼要講別人的事?」趕緊轉移話題,Eddie盡量裝出陌生人的感覺,試著不要露出太多馬腳,開始小心翼翼。


 『: )你吃醋哦?』

唔。明明是自己開的頭說的話,卻因為對方的回答又令自己心生不自在,這是自食惡果嗎?「你要怎麼想都無所謂」

『你好有趣啊!下次還可以再聊嗎?』

「當然」


其實我們早就聊好幾次了。Eddie在內心暗暗吐槽,不過這種並非客人與店員之間的對話倒讓自己不自覺的莞爾起來,看來他本人也跟工作上時一樣很健談,也許就是這樣所以才這麼適合這職業吧,有時候光看他蹲著整理花朵起身後招呼的笑容都覺得好看。


Eddie側頭一笑,可以發生這麼巧的事情已經足夠被稱為幸運,是不是冥冥之中有什麼在牽引他們呢……哈哈,還是別想這麼多吧。


緣分或許來的很突然,卻意料之外的契合。即使彼此的話題與參與越是增長,見面的日子就相對讓Eddie不自然的近乎尷尬,甚至連光臨花店的日子都跟著變少了。唯獨自己才清楚的事實還真令人難受,好比地球上沒有人可以了解自己。沒有人能夠訴說、直接告訴本人又很奇怪。


他一邊澆花一邊沉思,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與「Ezzie」的關係。


日子漸漸過去,他種下新芽的盆栽也慢慢的成長開花,散發出花草的香氣,點綴著他的陽台。這天他從銀行下班,一回家發現對方傳了訊息過來。


『good evening freckle ! : )』


「嗨。我剛下班。」Eddie鬆開他的領帶,一屁股坐到沙發上飛快的敲著手機鍵盤。與他傳訊已是每天的必要課題,拜自己的笨拙所賜,在虛擬上見不到面相對讓自己可以積極一些,甚至更能感受到與他相處的那份快樂。

『辛苦了,我正要從花店離開去酒吧表演。』接著他傳來一個人物在唱歌的貼圖。


Eddie勾起笑容。「那你比較辛苦。」他回覆,傳送一個擁抱表情。緊接著下一個跳出的對話讓他嚇得差一點握不住手機。

『是說,我想找時間跟你見面,可以嗎?』

「怎麼突然想要見面XD」他盡量打得像在打哈哈隱藏自己的緊張,卻不可避免地開始窮緊張,要是推不掉就這麼赴約被發現身分該怎麼辦云云。


『說起來可能很好笑 明明我們連網愛都沒有 只是這樣聊了幾個禮拜』

他等青年繼續回覆。

『但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Eddie呆愣的看著螢幕上那條訊息,直到手機燈光黯淡下來才回神再一次打開。

『不過別誤會哦,我沒有別的意思XD,只是單純想見面、吃個飯,像普通朋友那樣。如果你願意,我想跟你約在我工作的花店,可以嗎?』


Eddie又呆著傻看了螢幕一次、又窮緊張了一次,接著才開始想該不該答應及思考答應與不答應分別該採取什麼行動和措辭。

『當然我也不會強迫你啦 不用思考這麼久,給我yes或no就好 : )』


也許是看自己已讀掛的太久一直沒回覆,Ezzie又傳了一條過來。看他不逼緊自己,確實鬆了一口氣,但內心卻又有一種難以名狀,要是不見面,似乎又有點可惜,糾結著的令他就像回到青春期,那個被中意的女孩邀請在返校舞會當舞伴的少年,焦躁著害怕著又混合期待。


……為什麼會有這份期待?

 

他剎那間明白了什麼,轉過頭去望向陽台,外頭那幾株因他而種的花草們,在微微夜風中恣意搖擺。各式訊息化作一道道便條貼滿了腦海,簡單的生活小事或不滿、傾訴對喜愛事物的熱情、偶爾一同關注到的話題。而本應最該好好記住的模樣,卻一直在逃避。

 

明明是很簡單就可以發現的事情。

 

『果然還是太突然了吧,哈哈哈哈哈抱歉當我沒說XDDD』

「好的,那週六見好嗎?」

他把這份邀請當作給自己的勇氣,伸直了手也要把握,因為他終於明白他早已是心目中那個最特別的。


  *


「嗨,請問有什麼可以……嘿,是你!」

花店的門被打開作響了門口的鈴聲叮鈴響,青年在櫃台用緞帶裝飾花籃,看到來者是許久未見的老客人,上前去招呼。


「好久不見!你怎麼穿這樣?要約會?」他笑著好奇他配上西裝外套的私服,休閒又不失體面讓他不禁這麼問。


「啊,算是吧。」Eddie搔頭笑了笑,「可以幫我包成一束嗎?我要這個,三朵。」他走到擺放著香檳玫瑰的水桶旁指了指示意。


「果然!」猜中對方目的的青年得意的笑出聲來,立刻快步過去替他挑了幾株拿回櫃檯,「你很懂嘛!」他邊包裝調侃著,似乎明白這麼送的寓意。用上了藍色與白色的紙與白色緞帶,正好與他的衣服顏色相襯。


Eddie笨拙地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他接不接受,只能賭一把了。

「你這麼誠懇,他會接受的啦。喏。」他包裝好並遞出了花束報了價,Eddie收下後也付了錢,爾後沒有離去,只是待在原地,看似欲言又止。這引來對方不解,他笑著問,「怎麼了嗎?太緊張囉?」


感受到他的視線,Eddie才抬眸正面對上他的,並遞出了花束。


「我來赴約了。」他傻了眼,一臉懵樣。沉默了良久,想問清楚來龍去脈,但看著他堅定到幾乎一眼也不眨的注視就什麼都說不出口。等到他注意到他臉上的雀斑,聯想讓他找到了唯一的答案。

「……是你?」

「是的。」得到回應他才撇開眼光,因為有那麼一點害怕接下來的說明會使對方反感,「我、不是故意要欺騙你,但……」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咦?」

「我是Ezra。」他毫不在乎的環上他的頸項,輕點了他的唇,一吻。「Ezra Miller。」

「你的名字好特別。」莞爾,他接著回答,「Eddie。Eddie Redmayne。」


Ezra漾起甜蜜的笑至瞇起眼睛,鬆開雙手收下了Eddie手上的花束。銀行員趁他低頭難為情的看著花束時,側頭將他嫣紅好看的唇瓣用比方才更深的吻擄獲。在離開彼此的時候對望著心照不宣,用輕笑聲映出滲進胸口那份相知的喜悅。


香檳玫瑰花束在Ezra手中瀰漫出香氣,圍繞兩人。

曾幾何時進來的客人:uh,可以不要瞎狗眼了嗎,我要買花。




兩台車

 

第一個是之前Ezra穿的那設計精美(?)的褲裙梗

第二是已交往AU的拖車play,有提及一點保育組

這樣也沒關係!的太太就請不要大意的點進去吧!




----------

Flower的小備註

香檳玫瑰的花語:我只鍾情你一個 

三朵玫瑰的含意:我愛你

把之前寫在噗浪的舊文搬上來,開始喜歡這對後還寫了不少

但漸漸的雷包梗越來越多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幹嘛(抱頭)

總之各種bug之類的還是請輕噴啦!

FB2開拍了呢!希望第二集戲裡戲外兩人互動都可以更多!

20170911

 
评论(6)
热度(2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