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來自灣家/佛系碼字/可拆不逆。
tag:叉男CE/MCU盾受鐵攻/FB保育組GGPG/神夏福受/RPS同上與角色拉郎。
小皮球沼底絕讚生存中。

© 妄 想 國 民。 | Powered by LOFTER

【GGPG拉郎】就這樣被我拉了個傾奇組合

如題。(沉痛)

不瞞各位說,默默的入邪教一段時間了,但最近不知怎麼特別著魔,

想想這對好像很少有可愛溫馨的時候(畢竟…)

看了Johnny Depp的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後

就腦洞大開嗚嗚……

總之就是Willy Wonka/小孩!Percival

大致上的腦洞是這樣的




很久很久以前,鎮上的有錢人Graves家有位小少爺,名叫Percival。他有對濃眉和一雙黑色大眼、梳著整齊的後背頭,總是穿著體面的西服。個性雖然一板一眼,但他強勢又認真、富有正義感又有教養,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受良好教育成長的最佳典範。唯一遺憾的是,他是家中的獨子,因此身負繼承家庭的重任,從小就失去了孩子應該要有的美好,他也隱藏了對糖果餅乾、同儕與玩樂的渴望,隱藏自己的純真,明明才十一歲,但已經是個穩重有架勢的男孩了。

 

有一天,Percival去了家族常看的的牙醫檢查牙齒。診所的老闆Wonka醫生是位獨居的中年人,他的診所開在一塊只有他住的地上。雖然很嚴肅、又討厭吃甜食的小孩,但對病患其實很用心。Wonka醫生看了看Percival的牙齒,滿意的點頭道:「很完美的牙齒,Percival。」


Percival並沒有因此開心大笑。「謝謝您,先生,我會繼續保持。」


Wonka醫生只是放下手中的儀器,接著起身離開,去了診療室裡側門內,拿了一塊印著Wonka字樣的巧克力出來,「除了保持牙齒,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請你幫忙,Percival。」 


「是的,先生?」


「這塊巧克力附了一張金獎券,」Wonka醫生從看似已經被拆過的包裝中抽出一張閃閃發光的金色卡片。


「我想你可能耳聞過,這間甜食工廠的老闆Willy Wonka正在邀請幸運的孩子去他的工廠參觀。」Percival一邊看著卡片,一邊聽Wonka醫生說。可是不知怎麼,他越說越悲傷。「他其實是我的兒子,Percival。」


「那您為何不親自去看他呢?」Percival問。


「我在他小時候對他做了很過分的事情。」醫生邊說邊半強迫的把卡片塞到男孩手中,「既然機會來了,就當作是替我過去看看他好不好?Percival。我聽說你從來不吃甜食,你去了也可以看看甜食是什麼樣的。」


看了眼懷裡的卡片,Percival觀望四周,才發現診所內掛的相框都是有關工廠報導的剪報,他感覺出這位父親其實還很疼愛他的兒子,他必須幫助他們重修舊好!一種使命感讓他一口答應了Wonka醫生。

「請交給我吧!」

 


Percival回家後便打聽了Willy Wonka與他工廠的故事。他無非是最知名的巧克力製造者,也製造了許多新奇的甜點。只是有壞心的間諜潛入工廠剽竊了他的技術。傷心的他最後將工廠關閉。直到最近,工廠的煙囪才又重新升起新煙,但沒有人看見有人從那間工廠出入。金獎券是最近的事情,因為是重新開張後第一次開放工廠,所以備受矚目,大家都爭相搶著那金獎券。事實上,Percival一直對讀書以外的事情沒有興趣,知道了這些事,也開始好奇這位工廠主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了。他得到了雙親的認可,決定勇敢的隻身前往。


很快的,參觀的日子到來。數百位媒體在Wonka工廠前等待主人開門迎接幸運兒。Percival在入口處左顧右盼,根本顧不得入場的廣播。他發現好像只有自己手上拿著金獎券。但在自己懷疑之際,大門就嘎——的被打開了。


沒見到任何人影,但Percival選擇繼續往前走。直到最後門都關上了,報到的依然只有他一個。雖然覺得詭異,但都到這個地步了,沒有後退的理由!入口的門一打開,他見到了一群塑料人偶站在糖果舞台上開始唱著歡迎之歌。Percival覺得滑稽,直到他們在最後的煙花中被燃燒後那可怕的模樣,才讓自己隱隱的抽了一口氣。


緊接著他聽到身旁有鼓掌的聲音。他往旁邊一看,是一個頂著橘色鮑伯頭、戴著紳士帽和超大眼鏡,身穿著燕尾服大笑的男人。


「好精采你不覺得?」他拿著手杖笑開,換來的只是Percival滿臉的問號。尷尬的男人於是站到他面前,拿起準備好的字卡唸,做了一陣自我介紹。


「所以你就是Willy Wonka?」


「是啊!」緊接著他發現不對勁,「奇怪,怎麼只有你一個?我記得我的金獎券做了五份呀!」


「我才想問您,先生。從一開始到現在都只有我一個。」


Willy開始沉思,明白後立刻倒抽了一口氣。他忘記把剩下的四張金獎券放入巧克力裡,現在大概正躺在他工廠的某處!「噢沒關係,可能是,那個運送出了問題,你、你還是可以參觀。」他一邊留著冷汗一邊圓場,「你沒有監護人陪你,沒關係嗎?」


「沒問題,先生,我已經得到同意。」


Willy看著Percival那精明又自信的表情落的尷尬,他對這種認真的人實在很不拿手,最終只是點頭走到他前方開始帶路,入口也跟著關閉。


他們穿過長長的紅地毯,直到Willy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綠茵大地,以及首先奪走Percival目光的巧克力瀑布。小男孩跟在廠長身後,理應聽他解說生產出的巧克力都是用瀑布的而製成,但他已經被眼前夢幻的場景奪去目光。


「這裡的一切都可以吃。」Willy說,「你可以好好享受。」

「全部嗎?」Percival好奇的蹲下沾了沾草皮,確實是巧克力!正當好奇心讓他想把沾到巧克力的手指往嘴裡送的時候,一個正在工作的小人奪去了男孩目光。他跟著腳步走,發現他們正在採集果實,但他們的臉全都一模一樣!「他們是誰?我在書上沒有看過。」


「奧伯倫伯人,孩子。」他笑著自豪地介紹起他辛勤的員工們,「去倫巴國探險的歷程和交涉我永遠忘不了。」Willy原本想就此打住,可一回頭看見的是認真的想聽下去的臉孔,他便說了一回他探險的故事。


Percival目不轉睛的看著那群奧伯倫伯人,無法相信他們是為了可可豆才來工作。面面相覷的瞬間小人只是對他笑了一聲,但不像是真誠的笑,接著繼續做工。Willy對男孩解釋,「可能是他們對你靈感還不夠。」 說完他輕盈的闊步,「走,到下一個地方!」他們走到巧克力河流邊,坐著奧伯倫伯人的船到了下一個廠區。Willy興奮道:「我想給你看樣東西!」


男孩跟著他走,來到一個比剛才的巧克力大地更像工廠點的地方。Willy說:「我正在研發一次可以抵三餐的口香糖!」他從運輸口拿了一顆口香糖,開心的對男孩笑。這樣,就算只吃口香糖,也可以吃飽了!


Percival皺眉,「可是這樣其他食物怎麼辦?我在書上看過,要營養均衡。」


Willy失望的把口香糖拿給正在工作的奧伯倫伯人,在Percival離去時幽幽的說:「嘛,畢竟也只是半成品。」


「你看來不是很喜歡甜食,那你為什麼還要來這裡呀?」在前往下一個廠區的路上,Willy忍不住問了Percival。男孩看他一眼,只是隨口回答。


「因為有比吃甜食更需要我做到的事情,我是家裡的獨子,必須為了未來做很多準備,才沒時間沉浸在甜食裡。」


「哦不。」Willy搖搖頭感嘆。想當年他可是想要吃甜食、研究甜食到逃家都在所不辭,為什麼這孩子寧願這麼對待自己,也不願觸碰那些美好的事物?「那麼,你應該是一個人吧。」看他這麼死心眼,大概也沒想到要怎麼交朋友。它在進入下一個廠區前淡淡的問他,但男孩沒有回應,只是低著頭。


「我們的探險快結束了,你就把握一下時間稍微享受一下吧。」Willy認為自己的臆測對了,也不多做回應打開了門。


一敞開門入耳的便是敲擊果殼的清脆聲響。室內有成群的松鼠在挑著堅果!Percival感嘆的從最頂端看著牠們挑出優秀的堅果,並丟掉不好的。Willy自豪自己找了這些認真工作的松鼠們,並說牠們是非賣品。Percival感覺不對勁,反駁:「他們這樣好可憐。」


而Willy卻告訴他:「你不覺得你很像牠們?只做人家要你做的。」Percival愣住,而Willy此刻的表情和之前嘻笑模樣和那孩子特有的純真感覺差得遠了。但下一秒他又揚起笑容,從他的燕尾服裡掏出一塊Wonka巧克力,「吃吧,當作你目前為止都很乖的謝禮。」

 

Percival看著接過來的巧克力,拆開來有點期待又有點害怕的心情剝了一塊下來送進嘴裡。巧克力中的砂糖與可可香從塊狀被舌尖溫度融化的那刻起蔓延開來,一種幸福感滿溢了全身。這是Percival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快樂。他開始用嘴巴咬,連跟著Willy的腳步都慢了。廠長看他吃巧克力就這麼開心,帶他到一座透明電梯前,提醒他先別吃了,因為電梯很快,可是才剛說完,他就撞到電梯了。他要男孩選一個樓層,Percival按了一個叫做電視間的地方。電梯開始穿梭各種七彩奇幻糖果的區間,看的他目不轉睛,到最後緊急煞車,才到了電視間。Willy彷彿忘記自己剛才撞到電梯,悠然的在門開啟後往前走,但男孩已經有點暈眩。

 

這間高科技廠房是Willy試圖要用電視原理傳送巧克力的地方。Percival又一次被到書上沒有的知識衝擊,訝異又感嘆的看著奧伯倫伯人的操作,一邊喊著Graves家代代相傳的驚嘆詞——茉西路易斯!


Willy滿頭問號但也不想多了解,電視間已經是參觀的終點了,他也該跟這個天降一般、可能是誤打誤撞而來的孩子道別。帶著他到電梯前,廠長又被電梯撞到了。


「這趟旅程真是謝謝您,Wonka先生。我知道了好多事情,也吃到了巧克力。」


他問了男孩:「你叫什麼名字?」


「Percival,先生。」

「Per、Perci什麼?叫你Percy就好可以嗎?」廠長擅自喚他暱稱,終於說出自己真正的目的:「舉辦這次參觀,是想要找出我的繼承人,有一天剪頭髮時,發現我長出白頭髮來了所以很擔心。」


「但由於我砂糖一般的小失誤!來的只有你一個,看來我是得繼續做一陣子了。但我看你跟我滿像的,都是一個人,但我現在很開心、你還是很不OK,所以我想我或許可以當你的朋友幫你了解一下糖果的美好,就,呵呵呵呵。」Willy朝Percival眨眨眼,雖然對方根本不知道自己哪裡跟他很像。這時,男孩也想起自己的任務。


「謝謝您,Wonka先生,您是我第一個朋友,也是第一個告訴我甜食有多棒的人。」孩子終於露出點淺笑,「但我還有父母親,我並不是一個人。」


「哈、父母親?你說,家人?」他嗤之以鼻,「那沒什麼好的,我現在一個人也很快樂。」

 

「我了解您的想法,Wonka先生。我有時候也會抱怨我的雙親,為什麼只要讓我讀書、讓我思考未來怎麼為家族爭光,不讓我在學校交朋友。」Percival咬咬嘴唇,但之後又笑了開來,「但這次他們願意讓我一個人來,就證明他們還是願意讓步的,你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嗎?"你這次就好好去玩吧。"」


Willy被男孩的話嚇得一愣一愣、不敢置信還想不到話來回嘴,只能蠕動雙唇不知道在唸些什麼。


「Wonka先生,您的父親在等您回家。」Percival走進電梯,對Willy伸出手來,他小小的手好像有一股大大的力量。


Willy在原地躊躇很久,最後才怯怯地伸出手,懦懦的說:「那你要陪我過去,我才肯回去。」

 

男孩點點頭,電梯這才出發。起先他們衝破了屋頂,差點沒令Percival嚇破膽。但Willy開始將電梯駛向回家的路後,換他連手都緊張的在發抖,Percival看不下去,才伸手覆蓋上他的,想讓他安心。


他們最終在那塊只有一戶人家的地附近著陸,廠長在男孩的帶領下進了那間牙醫診所。Percival在外頭看著他們,Willy想假裝成病患,卻在檢查牙齒時被Wonka醫生發現這口漂亮的牙齒,在這幾年裡,除了Percival,擁有的人就只有一個。


「……Willy?」

「嗨……爸。」


他們的擁抱有點尷尬,但是充滿了溫情。在窗外的Percival看著開心,悄悄的離開,算是完成了任務。


在工廠探險之後,Percival和父母開始常常出遊,比起以前展開笑容的次數更多了,更棒的是,他天天都會收到來自Willy工廠直送的巧克力和甜食!

 


 ~心理諮詢時間~

「說說你的感受吧。」

「我好想出廠去看看Percy啊。」

「你不是心理出了問題,」奧伯倫伯人認真的看著躺在椅上無比困擾的Willy,「只是相思病犯而已。」





……大概是這樣。一個腦洞特大的我(´・ω・`)

 
评论(2)
热度(11)
 
回到顶部